首页 > 书库 > 《华医》徐水华一医院 忠犬攻 华医立场倒换

华医

现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华医》的小说,是作者李飘红楼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医婆?”阿依觉得这个称呼实在难听,无论年纪大小

|更新:2021-01-25 20:02:1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华医》的小说,是作者李飘红楼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医婆?”阿依觉得这个称呼实在难听,无论年纪大小

《华医》免费试读

“医婆?”阿依觉得这个称呼实在难听,无论年纪大小一律称为“婆”,其中是否多少带了些羞辱和蔑视?

也是了,女孩家抛头露面必是由于贫困,因为贫困卖身为奴还容易被人接受,但作为大夫要经常接触陌生人,这有悖女子安分贞静的美德,定会被许多人嘲笑鄙视。

“哼,反正都是那些死板又顽固的老头子擅自规定的,像芳怜姐身为女子却行医,我就从来没有瞧不起过,芳怜姐医术虽不及紫苏师叔,却绝不比其他大夫差,可有些人就是可恶,总拿她的女子身份做文章!”当归的内心仿佛被触动了某个开关,眼含不平与崇慕,将许多不满一股脑儿地吐露出来。

“那是女医吗?”

“是帝都最有名气的医婆,也是紫苏师叔的亲妹妹,她和紫苏师叔都是师承东家,可不知为什么,最后东家只收了紫苏师叔为弟子,却没有收芳怜姐。”

“我一直想问,紫苏公子真的是先生的徒弟吗,他们看起来明明一般大。”

“哈?”当归闻言差点绝倒,见她的表情确是这么想的,嘴角狂颤,努力忍耐才没笑出声来,摸着下巴弯着眉眼道,“也是啦,该怎么说呢,紫苏师叔成天板着脸像小老头,眉心都皱出沟来了,任谁知道他还没满十八岁都会大吃一惊。东家却十年如一日一直都是现在的模样,根本看不出快三十了。你看,我明明是东家徒弟的徒弟,他却不许我叫他‘师祖’,连孙老爷子都说他实在太随性。”

“先生快三十了?!”阿依惊愕,瞠大眼眸,表情写满了不可置信,她一直以为秦泊南和紫苏年龄相仿,也就二十出头。

“听说紫苏师叔八岁拜东家为师,当时东家刚刚弱冠,已经是帝都首屈一指的名医,也是百仁堂最年轻的东家。东家五岁起就跟着祖父老老东家行医,十二岁自立招牌,连老老东家都说他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医学天才。十七岁时他治好了当时还是太子殿下的当今皇上的固疾,那可是连御医都没治好的疑难病症。上一任东家,也是东家的父亲不喜医术,百仁堂曾衰颓过好一阵,后来因为治好了当今皇上,百仁堂才重新振起招牌。”

“听起来好像很了不起呢。”

“当然了不起!”当归满腹自豪地高声道,“大齐国十八个省五百多个城镇,百仁堂共有八十二家分号四十五座药园,御医院一半御医师承百仁堂,说是天下第一也不为过!”

的确很了不起,阿依摩挲着嘴唇,想了想,歪头问:

“有这么多分号,也有很多女医吗?”她实在不想叫出“医婆”这个词。

“只有芳怜姐一个,实际上芳怜姐也只是给夫人小姐们看病,她好像不喜欢坐堂看诊。”

当大夫却不喜欢坐堂问诊,但又是优秀的女医,阿依觉得她一定是个很了不起的人。

“喂!”当归睨了她一眼,忽然问,“你到底是东家的什么人?”

“丫鬟啊。”阿依眨眨眼,理所当然地回答。

“听师叔说东家给你看了许多医书,是丫鬟为什么要看医书?”

阿依认真地想了想,笃定地回答:“大夫的丫鬟如果连药名都不识得,那不是很丢脸么?”

“是嘛。”当归怀疑地嘟囔着,又睨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

忽然,密集的人群仿佛退潮的江水一般分散至两旁让出一条路,青色的身影在眼前闪过,当归说了声“快走”,阿依急忙跟上他,两人随秦泊南带领的一行人在窄长的街道上转了两个弯,来到北方老字号宝记药铺内。

柜台上摆出了一排用红布衬着的野生山参,最小的也有两指粗,胖滚滚,四肢齐全,泛着自然的光泽,在通红的衬布上一摆,就像穿了兜肚的福娃娃一般可爱喜人。

秦泊南拿起一根几乎长Cheng人形的参,借室内昏暗的光线仔细端详。掌柜的一脸自得,并没有口沫横飞地推销,而是任由他看,仿佛对自己的货品非常自信,不买的人才是损失。

“百仁堂不是有药园吗,还用买别人的?”阿依小声问。

“药园比分号少,产量完全不够,再说百仁堂药园主要在东南方,其他地方出产的药材还得靠每年在药市上收购。”当归用鄙视她智商的口气回答。

阿依点点头,全神贯注地望着秦泊南。

宝记掌柜等了片刻,带着得意,笑问:

“秦二爷,这可是道地的抚松县野参,百仁堂若是想要,这等品相我只给二爷九百两的价儿,如何?”

秦泊南微微一笑,侧过头对紫苏浅语几句。

紫苏点头,上前一步,面无表情地说:“这参百仁堂要了,但九百两不行。”

“那请二爷开个价吧。”宝记掌柜对紫苏说,眼睛却看着秦泊南。

秦泊南一笑,却转身出去了。

宝记掌柜微怔,紫苏已经在他手旁的乌木算盘上轻拨了几个数字。掌柜的脸色刷地变了,阿依跟随秦泊南出去时回头望去,见他正和紫苏在同一个算盘上拨来拨去。

刚出门没多久,宝记药铺里忽然传来掌柜的痛心疾首的呼喝:

“成交,三百八十两!”

药铺内围观的人群顿时沸腾起来。

“怎么一下降了那么多?”阿依惊讶地瞪大眼睛。

“那不是抚松县野参,不过就品相来看,怎么也能值个四百两。”秦泊南笑眯眯地回答。

“这也能看出来?!”阿依不敢相信地低呼,瞠着黑眸亮晶晶地望着他。

秦泊南低下头来,对她粲然一笑:“觉得我很厉害?”

阿依用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直直地看了他半天,郑重点头。

诚实得让人想笑,秦泊南忍俊不禁,噗地笑出声,走到一个热闹的摊子前,拿起篓筐里的药材,问:

“知道这是什么?”

阿依辨认片刻,回答:“黄连。”

“没错,未染过色的纯正川东鸡爪莲。”

“这还可以染色?”

“当然可以。”他说着拿起另一筐里的药材,“你看!”

“冬虫夏草?”

“是蛹草,只要稍作加工就会变成冬虫夏草,虽然药效也不差,价钱却差很多。”秦泊南笑眯眯地道。

“先生,掌柜在瞪你。”阿依看着摊子后头,说。

===

求收藏,求推荐,虽然才开篇没多久,但也请大家多多支持,给红楼一点动力,非常感谢!

《华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