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姻谋天下》姻谋武六七 反攻 姻谋天下圣水

姻谋天下

现代言情连载中

《姻谋天下》为羊角篦子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周绎头也不回地独自离开,让阳楌十分意外,他朝内室

|更新:2021-01-23 08:01:3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姻谋天下》为羊角篦子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周绎头也不回地独自离开,让阳楌十分意外,他朝内室

《姻谋天下》免费试读

周绎头也不回地独自离开,让阳楌十分意外,他朝内室望了一眼,见阳筠手握着一枚金钗悄悄流泪,只道是阳筠以死相逼,周绎不得已才放弃远走高飞的念头。

阳楌跺了跺脚,只说了句“这又何必”,因为怕周绎被侍卫发现,忙一路跑着追周绎去了。

阳筱慢慢蹭进来,轻轻拿走姐姐手里的金钗,递给跟在身后的印儿,又拉了姐姐的手,鼻子一酸也掉下泪来。阳筠看见妹妹跟着哭,忙拿出帕子要给她擦脸,不想阳筱忽然号啕大哭,又喊“我代姐姐嫁”,怎么哄也哄不住了。

印儿忙吩咐侍女打水,帮阳筠把阳筱哄到床边坐下,又去门边看着。待侍女打了水端来,印儿接过铜盆放好,回身把内室的门关了。

过了好半天,阳筱想是哭累了,终于安静下来,只是仍伏在阳筠肩头抽泣,身子一抖一抖的。

“虽然有些遗憾,辜负了二公子,但现下八字都过了,还能反悔么?而且听说太子人品不错,姐姐嫁过去也不是坏事。”阳筠顿了一顿,狠下心正色道,“筱儿,你也不小了,我瞧着你这两年净找史书读,若真的读进去了,你便也该知道,如今姐姐只能嫁去燕国。即便你真的代我嫁了太子,我也不可能去魏国了,这点你可懂?”

阳筱只是抽泣,并不抬头,阳筠却了解妹妹,知道她在思考方才的话,不禁叹了口气,一边抚着阳筱的背,一边幽幽说道:

“只是今后见不到你,不能再照顾你了,你的事情要自己多上心。多跟着叔父是不错的,但面子上对婶母也一定要过得去,不能让人挑出你的错处来。明年就是金钗之年,你以后行事说话要有个样子,不能再像从前那般随意。”

“代嫁的事不许再提!”阳筠又补了一句。

阳筱这才抬起头来,但一直瘪着嘴不作声,阳筠亲自给她净了脸。看着越来越漂亮的妹妹,阳筠又是喜欢又是心疼,更多的却是顾虑和担忧。

魏国应该不会就此放弃与高阳联姻的,阳筱的年纪正合适。看来还要寻个机会跟叔父好好说说,免得叔父因为这次的事情记恨魏国,又或者拘泥于嫡庶尊卑,不愿意将阳筱许给周绰。

还有那个高氏。阳筠心想,如果自己不把妹妹的事情安排妥当,先得到叔父的认同和允诺,高氏一定会想方设法地将阳槿嫁去魏国。

印儿知道阳筠心烦,也不再清点东西,收好箱笼后,与两个侍女一起服侍姐妹二人盥洗毕,自去外间值夜。

阳筱一顿大哭算是真的累着了,躺下不久就沉沉睡去,而阳筠却难以入眠。她一会儿用自己的左手轻轻抚摩右手,一会儿又两只手来回互握,回味着方才周绎握她手的滋味,心头、胸口酸胀胀的,又似乎有些麻痒。可惜,明天起就不能再见了。

想到这里,阳筠只觉连喉头都缩了一下,胸口更是酸得要命,眼泪又要往外流。她偷偷流了好一会儿的泪,起身擤鼻子的时候又怕吵醒妹妹,各种滋味当真难受。好在阳筱睡得沉,阳筠起来又躺下,她全无知觉。

而周绎的那句“总有再见的一天”,阳筠一个字都不敢信。她知道周绎的决心,只是不知道魏国是否就能成功,而自己是不是能挨到那个时候。就算有那么一天,也不知她会变成什么样子,经历了多少,是不是还能如现在一般面对周绎。

第二天一早周绎就出宫,叫上宝儿一路回了魏国,临走前托阳楌转告阳筠,说“定会再见”,阳楌说给阳筠,阳筠却没什么反应,阳楌不懂其中的故事,倒因为一直看好周绎,难免唉声叹气。

好像周绎只是游山玩水去了一般,周道昭一点反应都没有,不问、不说、不管。周绎知道从此自己的行动更加自由,却没有丝毫的愉悦和骄傲。

周纪见周绎失踪了好些天,猜到他是去高阳国找阳筠了,虽然很想知道周绎去做什么,为什么也放弃了阳筠,但因为自己身份尴尬,不好问出口,也不能从宝儿那打听。

周纪只在心里猜,或许阳筠对他们兄弟都无心,十分乐意嫁去燕国做太子妃;又或者阳筠嫌周绎太过主动,周绎突然跑去阳筠便瞧他不起了。

周纪在半年前与傅天瑜完婚,小两口平时倒是相敬如宾。可自从周绎回来,周纪就时常发呆,有时又会嗤笑两声,傅天瑜也不睬他。

出嫁之前傅天瑜是不出门的小姐,只是偶尔走走亲戚,嫁进来之后她也听到过一些风声,知道大家都以为周纪会去联姻,恐怕周纪自己也是这么以为的。

傅天瑜自然知道周纪在笑什么,见他颇为糊涂,不禁暗暗叹气,偏偏自己又是刚嫁进来的,不好说太深的话。只盼一切不要来得太快,好歹在周绎成亲前笼住丈夫的心,把该说的话说明白了,也算有个准备。

周绎回去没两个月,周道昭就给阳曦修书,只是这次送信的是周绰。阳曦不看也知道周道昭安的什么心,不禁有些动气,憋了三天不肯见周绰,更禁止有人帮忙递信。

阳筠听说后急忙去见阳曦,将想让妹妹嫁给周绰的主意说了,不好说阳筱与周绰彼此有些意思,只说是她自己看好周绰,又说周绰年少有志、必成大器,若阳筱能嫁去实是良缘。阳曦猜到了几分,含含糊糊应下了。

第二日阳曦教人请周绰进宫来送信,又仔细观察了许久,也觉得周绰不错,不禁有几分动心。他之前只注意了周绎,从未真的留意这个小跟班。阳筠听说阳曦收了信,隔日又去找阳曦。

果然,周道昭信上先是致歉,倒直接说了是因为不敢得罪燕国,所以虽听到消息却没能如约前来。

阳筠看到这里,不禁佩服周道昭的手段,跟她读过的那些书中人物着实不相上下。她不好跟叔父议论这些,只劝了劝昨日提的关于绰、筱联姻之事。

阳曦则很满意周道昭的坦诚,因阳筠劝说,阳曦回信时暗示了周绰与阳筱之事,却说要在阳筠出嫁后方可议亲,眼下都忙着阳筠的大婚,联姻之事暂不便提起。

周道昭那里也不想立刻掺和,阳筠大婚估计还要差不多一年,让燕皇武岳先消消气也好。况且周绎的婚事也要先定了,之后才好说周绰的事。

《姻谋天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