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丫环有点腐》丫环升职记 小说完结版 丫环有点腐圣水

丫环有点腐

现代言情连载中

《丫环有点腐》由网络作家魔小猫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赵之,慕宁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该来的时刻,终于来到了。 水袖恣意舞之间,

|更新:2021-01-18 20:04:4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丫环有点腐》由网络作家魔小猫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赵之,慕宁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该来的时刻,终于来到了。 水袖恣意舞之间,

《丫环有点腐》免费试读

该来的时刻,终于来到了。

水袖恣意舞之间,贵妃已醉态可掬地欺身靠近了赵之阑,媚眼横波,风liu婉转。

舞得兴起之时,那水袖甚至轻拂到了赵之阑的脸上,极尽暧meiTiao逗之意味。

夏无霜看得双眼圆睁,血脉贲张,这不是赤果果的调戏吗?

如果不是提前偷听到了杉树林中的那番谈话,要她相信这个戏子要诛杀赵之阑,她绝不可能相信,要说他们是那种关系还差不多。

至此,她终于相信,眼前的这位扮演贵妃的“冯大哥”,已经达到了作为间谍的最高境界,可以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将戏份做好做足。

不但如此,只要他有兴趣,还可以顺便去好莱坞弄一座小金人的奖杯回来玩玩。

台下响起漫漫叫好欢呼之声,夹杂着一干女眷们的吃吃娇笑。

赵之阑的回应也没有叫他的粉丝们失望,只见他斜靠在软椅之上的身子微微支起,一手托腮,一手顺势拉过那拂面的水袖,放在鼻下做了一个深嗅的动作,表情端的是暧mei至极。

夏无霜眼睛都直了,这赵妖不愧是全民偶像,就他的这种反应,已经足够让他的粉丝集体狂喷鼻血而死。

果不其然,此举一出,台下的女眷们已然承受不住,有个别矜持度差一点的,已经尖叫着站了起来。

这也就是在古代,这帮女粉丝的专业程度差了点,若时光后推个几百年,昏死十个八个都不在话下,昏死了的还能挣扎着站起来继续流泪尖叫,那场面,老劲爆了。

咦,似乎有些不对。为什么这种尖叫听起来不像是喜悦鸡冻的那种?不仅不喜悦不鸡冻,反而很慌乱很惶恐,怎么回事?

再定睛看时,那厢已经换了新景象。原本尔侬我侬的喷血场景,已经变成了剑拔弩张,而且,真的见血了。

赵之阑已经站起,面上的表情冰冷异常。

那贵妃手中多了一样物事,正是那柄可以伸缩自如的暗器,寒光四射,直指赵之阑。

只是,此刻这暗器已经对赵之阑构不成任何威胁,因为他执剑的那只手,腕处已经开始往外渗血。

贵妃直挺挺地站在台上一动不动,他唇角亦开始往外渗血,他的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台上台下,已是尖叫一片,有人在大声地吼着:“保护王爷!”更多的人在四下乱窜,慌成一片。

与此同时,稻香馆四面的侍卫军朝戏台这边压过来,有几个身手矫捷的,已经率先冲到了台上,不费什么力气就缴下了“贵妃”手中的利剑。

天知道在方才那电光石火的一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夏无霜猛然反应过来,赵之阑之前的那个暧mei举动,根本不是想象的那么回事。他的手在接过水袖的一刹那,重伤了对方的手腕,让他失去活动能力。

唯一的解释是……赵之阑,他从一开始就看出来了,知道这歌舞升平之下,暗藏着阴谋。问题是,这两人明明做得天衣无缝,他是从哪里看出破绽来的?

一想到这一点,夏无霜就觉得毛骨悚然。

台上的贵妃本就是重伤强上阵,现在又遭此重创,这次的刺杀行动,应该算是彻底失败了。

等等。

那个和贵妃接应的婢女却还并没有败露,他混迹在逃窜的戏子中间,已经到了台下,和一大帮慌乱不堪的女眷们挤在了一起。

这帮女眷,以慕宁公主为首,如同受惊的小鸡一样,浑身发抖地躲在了母鸡的羽翼之下,而这只庇护她们的母鸡,竟然是司牧狐。

夏无霜看得清楚,那个伪装成戏子的危险分子,此刻正躲在司牧狐的旁边,浓墨重彩的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

这个人随时有可能取掉身边任何人的性命。

一想到这一点,夏无霜的心上涌起一阵无边的寒意,他要杀赵之阑,她管不着,可是,若是对司牧狐有一丝的伤害,她不能,决不能眼睁睁地看着……

来不及多想,她从观众席末端的安全地带飞奔到了司牧狐身边。

“司……”

司牧狐回首,见是她,眉目间难掩惊讶之色。

剩下的两个字还没喊出来,只见那婢女忽然冲将出来,在她面前一晃,然后她的喉头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紧紧扼住了。

夏无霜脑中一片空白,这就是冲动的惩罚,一罚再罚。她什么时候才能长点记性不要这么鲁莽?

因为对方动作太过粗野,她剧烈地咳嗽起来,又喘不过气来,只好硬咳,咳得面红耳赤。

“啊——”一个惊恐的女声在耳边炸响,响到半截,便被生生掐断了。

见鬼,被扼住喉咙的是她,无关的人尖叫个什么劲啊。

夏无霜眼中含着泪水(咳嗽咳出来的)艰难地望向那个尖叫的女人,天呢,竟是慕宁。她的喉咙也被一只青筋毕露的大手扼住了,拼命挣扎着的身体剧烈颤抖,眼泪把妆容都打湿了。

想到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夏无霜挣扎着地将头转过去,只希望司牧狐不要见到自己的狼狈模样。

“喂,放开她。”

司牧狐拇指抵在剑鞘上,逼近“婢女”。

“婢女”的声音中透着讶异:“你说什么?”

夏无霜觉得很奇怪,司牧狐走近他的时候,他没有太过激烈的反应——似乎他对司牧狐并没有太多的戒备心。

“婢女”像是忽然反应过来一般,大声道:“没门!你们放了冯大哥!否则我勒死这两个小娘们!”

这边,赵之阑一双黑琉璃的眸子凝起,目不转睛地盯着暴走边缘的“婢女”:“你以为你逃得过吗?”

“逃不过我也不能独死!”那“婢女”冷笑着,将手臂上的力气又加了一层,夏无霜又开始剧烈咳嗽。

“赵之阑,你瞧着,这个丫环怎么死,一会你的小公主就怎么死!”

夏无霜竭力地喘息着,原来她只不过是这人杀给赵之阑他们看的一只鸡,他手里的慕宁才是真正的砝码。

满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并未受到生命威胁的慕宁身上,倒是真正处于危险境地的想无霜,没人多看一眼。

“松手,她快要被你勒死了,听见没有?”司牧狐抓住那“婢女”的胳膊,语气几乎是训斥。

那“婢女”竟像是触电般地后退了两步,不无狐疑地看了司牧狐一眼,欲言又止,但勒在夏无霜脖子上的手臂,当真有了松动。

夏无霜呼吸活络过来,咳嗽了两声,便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心中不是不觉得奇怪,这“婢女”明明是个强势的人,在赵之阑面前也好不服软,为何独独买司牧狐的帐?

脑子飞快地转着,想着自救的方法,但是“婢女”此刻异常警惕,挣脱根本不可能。

和她的镇定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慕宁。

她的眼泪已在脸上流成了一条沟,牙关激烈地颤抖着,声音之中充满了恐惧:“之阑,之阑……”

赵之阑的忍耐也似已到了极限:“放开公主,本王饶你不死!”

“婢女”冷然一笑,给出的回应,却是直接用手掐住了慕宁的脖子:“哼,放了她我才是真正的死路一条。”

就在这时,忽听羁押“冯大哥”的侍卫惊呼道:“王爷,这戏子**了!”

“婢女”的身子猛然一震,扭头过去看“冯大哥”的情况,夏无霜知道他注意力已被分散,脑中火光一闪,便张开嘴巴,狠狠朝他的臂膀咬了下去。

“婢女”吃痛,“啊”地低叫一声,条件反射地松开了那只臂膀,夏无霜看准机会,猛力挣脱,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趔趄了没两步,就被一双手稳稳地接住,还未抬头,耳边已传来司牧狐急切的声音:“傻家伙,真敢胡来!没事吧?”

夏无霜喘息未定的对他笑笑,在遇见他关切眸子的那一刻,一颗心迅速地安定下来。

在那边,“冯大哥”由两个人侍卫扶着,双目紧闭,嘴角缓缓地流出黑色的淤血,赵之阑伸手到他鼻下,已经没了呼吸。

一旁的侍卫低声道:“王爷,此人事先在舌头下藏了毒丸,见事情败露,便咬破毒丸**,小的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混账……”赵之阑低低咒骂一声,“把他脸上的油墨洗干净,看看究竟是谁!”

立刻有人取了水来,待他脸上的浓妆洗掉,只见是一个三十左右的男人,在场却没有一个认得的。

除了夏无霜。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躺在地上的“冯大哥”,脸上的油墨被洗净,苍黄的脸,没有丝毫血色。

她绝对认得这张脸。

在认出他的瞬间,夏无霜惊得几乎跳了起来,但肩膀,却被身后的司牧狐按住了。

他的手,沉稳有力,带着些许的强迫意味。

是了,他当然要按住她!如果有可能,他还要堵住她的嘴,以免她发出惊叫。

因为这个“冯大哥”,他也认识,因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昨晚在暗门之中出现的那个重伤之人!

她明白了……

昨晚刺杀赵之阑失败之后,司牧狐连夜给他上了绝顶好药,为的就是今天的再次暗杀!

这不要命的狂徒!

夏无霜骇然地回头,司牧狐也正在瞧着她,那目光里隐藏了许多内容,有隐忍,有暗示,也有……恳请。

《丫环有点腐》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