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画影》画影比赛画什么 健气受 画影同志

画影

现代言情连载中

《画影》为月桂女神一回眸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说道云轩朗,大抵人人都会说是个人物。早年家境甚好

|更新:2021-01-13 16:02:0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画影》为月桂女神一回眸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说道云轩朗,大抵人人都会说是个人物。早年家境甚好

《画影》免费试读

说道云轩朗,大抵人人都会说是个人物。早年家境甚好,混迹青楼楚馆,凭着貌若潘安的容貌招摇撞骗,赢得青楼薄幸名的雅号,最后被一名平民女子收服。这名女子甚是低调,虽是云家家母,外人却从未见其面。后来帮云轩朗发展家族事业,做到了京城首富的位置。全盛时,把云家带上了巅峰——掌握一国经济命脉,亦是当时政坛的风云人物。

这不算什么,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他的夫人为他生一女后病逝,云轩朗竟发誓终生不再娶妻,不知让多少拜倒在他家财和美貌下的女子扼腕叹息。

彼时,皇帝眼巴巴的瞅着云家的万贯家财,白字黑字下了道圣旨,封刚满三个月的云瑶为贤妃,及笄后入宫教习礼仪。云轩朗捧着圣旨哭笑不得,那皇帝,差不多和他一般年龄……因此,云轩朗对自己的宝贝女儿格外娇宠。六岁的云瑶把爹爹的印鉴藏在种着水晶兰花的花盆里,急得云轩朗胡子只翘,引得一干下人大气不敢出,然后,嚣张的小丫头哈哈大笑,得意的摔碎价值千金的水晶兰。云轩朗盛怒之喊了一声“混账”,气的小姑娘三天不吃不喝,最后还是云轩朗哄着才消了气。八岁时的小云瑶把吵着闹着要给父亲熬粥,没成想却几乎烧了半个府邸……但这几天,云瑶却是一改过往的跳脱,变得过于沉静了。

那天,下人说小姐在房中对着人说话,但娇滴滴的千金小姐根本从来不出门,这是对着鬼说话了不成。云轩朗听了很是奇怪,悄悄的躲在房门外,果然房内有声音。

“你要好好听话,不然我打你屁股,听到没……”

“穿红的的衣服更适合你,真的,你真漂亮,比我都漂亮,要不然,你代我去参加选秀吧……”

娇软的声音透着蛮横,很是可爱,云轩朗心中诧异,轻轻地推开门,看到一个小人拿着毛笔,指着床上宽大的帷幕又说又笑,察觉他进门,那个小人身体一僵,转过来,看是他,默默低下了头。

“和爹爹说说,你在做什么啊?”

“瑶瑶,马上就是你十三岁的生日了,高不高兴啊。”

“再过一年就是及笄之年,那时,要参加宫廷的选秀,你是不是不想离开爹爹啊,没办法,天子的意旨,平民是不敢违抗的,若是你真不想去,和爹爹说,爹爹可以想办法。”

“你娘亲最喜欢翠绿色了,说那种颜色有生气,你觉得呢?你也喜欢的吧,不然为什么总是穿着这个颜色的衣服呢。”

不管云轩朗怎么说,说什么,云瑶都是低着头不言语。最后,云轩朗摇摇头走了,好像,很无奈。

虽然他很喜欢安静的女儿,但那种安静让他觉得心慌。一个十三岁的女孩,衣食无忧,又没有士族门庭严苛的规矩,为何总是闷闷不乐,云轩朗想不明白,所有人都不知道,只能跟着干着急,最后,云瑶的奶娘提议,小姐一向安静,带她出去游玩,也许能活泼起来。

于是,就在云瑶十三岁生日那天,第一次离开了生活了许久的云家祖屋,来到了京城郊外的别院。

那是个下午,没有风,云瑶坐在房门前,看着天,一片云变成了花朵的形状,接着,飘过来一朵狗头的云彩,两片云撞在一起,散出满天星,就像狗嚼牡丹,然后,那多像花儿的云变成了一条长鞭,狠狠地抽在狗的脑袋上,狗脑袋又变幻成了木桩……正当云瑶看着津津有味时,听到一声极温柔的呼唤,好像母亲柔软的手,轻轻地召唤她。举步四望,没有人。

慢慢地,周围漫起一层薄雾,待薄雾散尽后,是一片竹林。竹子傲骨有节,竹叶绿意萧萧,微风中带起一片冷意扑面而来,长发被随意是吹起,横在眼前,等风小些,才发现前方不远处的竹子旁有一块儿碎石,碎石下躺着一只昏迷的小兔子,白色的兔子。腿上带着血迹,不知为了什么受了伤,逃亡至此。

云瑶眨眨眼睛,略一思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抬脚就走。无论走到哪儿,都是一样的景色,高高的竹,幽冷的风,不知走了多久,又来到了碎石旁,看着那只小兔子,云瑶抿嘴一笑,我走了那么久,还是回到落初文学,也许,命中注定让我救你吧,思及此,蹲下身来,轻抚它白色的皮毛,嘴角的笑意越发温柔,“乖,我一定会把你带出去的。”

风突然变大了,竹叶飒飒作响,云瑶紧紧地抱着白兔,闭着眼睛,暗自盼望风早些停。待风定树静时,已是原来的庭院。满月斜斜的挂在树梢上,搭起一张柔情的幕。

“出来了,真好。”云瑶喃喃自语。“认识一下吧,我叫云瑶,你叫什么呢?”

“既然是在林子里发现你的,那就叫你上林好了……”

“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好了,从今以后,你就叫上林,说定了哦。”

“姑娘真是好才情,上林果真是一个好听的名字啊。”随着声音,从天而降一个男子。

那是云瑶第一次见萧萧。

一个身着墨衣的年轻的男子踏着夜色而来,笑意映在嘴角,朗朗的月光投进眼波里,长发随意披散着,无风自扬。手执一柄青竹伞,在明明如月的夜晚款款出现在云瑶面前。像是一个独居千年不食人间烟火的妖仙,不小心撞破了红尘的迷梦,是一个冷眼旁观世人悲欢离合的清冷尊者,自烟水朦胧的远古窈窕涉水而来,乘夜而来,乘风而去……

“你是妖。”

不是疑问,不是惊诧,只是在平静地陈述,理应如此的理所应当。

萧萧看着那双定定的看着自己的双眸,立时想起了惊雁过后的寒潭,寂静的不再起一点儿涟漪。

云瑶见他但笑不语,小心翼翼地抱紧了怀中的白兔,“我不会把上林给你的,它现在是我的。”

“你怎么会知道我是来找它的?”

“你肯定不是来找我的,因为我不认识你啊。”

萧萧轻笑两声,“好了,记住,我的名字叫萧萧,你会再见到我的,到时再认不出我就不好了。”

《画影》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