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此生只准入尔怀》市场准入 Basher 此生只准入尔怀章节目录

此生只准入尔怀

现代言情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此生只准入尔怀》的小说,是作者匪今斯今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啊啊啊啊~~~~” 翌日清晨,一声高亢的女声突然响起,霎时划破天际,惊得窗外一群正在枝头互相清理羽毛的鸟儿赶紧散开。 丁幽幽从素色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8 16:06:1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此生只准入尔怀》的小说,是作者匪今斯今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啊啊啊啊~~~~” 翌日清晨,一声高亢的女声突然响起,霎时划破天际,惊得窗外一群正在枝头互相清理羽毛的鸟儿赶紧散开。 丁幽幽从素色

《此生只准入尔怀》免费试读

“啊啊啊啊~~~~”

翌日清晨,一声高亢的女声突然响起,霎时划破天际,惊得窗外一群正在枝头互相清理羽毛的鸟儿赶紧散开。

丁幽幽从素色床上坐起,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白色T恤,又看了看搭在自己胸下的结实有力的手臂,疯狂地尖叫起来。

“闭嘴,好吵。”原本在一旁沉睡的男人被叫醒,皱了皱眉,睁开眼望向她。

“你~~你~~~我~~我~~”

丁幽幽看着男人帅气的脸,修长的手指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他,惊慌得直结巴。

“怎么了?”

男人微微侧身,用右手撑起脑袋,好笑地看着她。

他身上的丝绸睡衣原本就系得松垮,经这么一动,瞬间滑落了开来,大片大片的胸膛就这么赤果果的裸露出来。

一块。

两块。

三块。

~~

丁幽幽一转头,他这撩人的风景视地这样大喇喇地刺入她的眼球,她避之不及,惶惶不安的视线落在胸肌上,就再也移不开。

“好看吗?”男人似乎丝毫不在意自己春光乍泄,见她盯着自己,就故意往她这边挪了挪。

丁幽幽条件反射性的点了点头,又不自觉地吞了吞口水。

“要不,摸两把?”男人提议道。

丁幽幽像只被定住的机器,完全被蛊惑,情不自禁地就伸出手。

在纤细修长的指尖快要碰上男人的胸膛时,她突然停住了。

自己到底是在干什么?

竟然这么不害羞地想要摸一个男人的胸!

男人见她不再往前,右手一捞。

丁幽幽猝不及防,直直就撞入了他怀里,殷红柔软的嘴唇触碰上他裸露的肌肤上。

男人脸色一变,身体顿时僵硬了起来。

丁幽幽抬头一看,见他表情怪异,吓得赶紧挣扎:“对不起,傅组长,撞疼你了。”

是啊,撞得某处很疼!

傅尔怀闷哼一声,努力隐忍着不吭声,谁知低头就见一双湿润的小鹿眼正可怜巴巴的望着自己。

我艹,更疼了。

为了防止自己兽性大发,他用手推了推她,让她远离一点。

丁幽幽见他阴沉着一张脸始终不说话,以为自己真的撞疼他了,完全不顾他的疏离,伸手就摸在了他的胸膛,小嘴也凑了上去。

她一边摸,一边用嘴吹气,温柔安慰:“我给你揉揉,吹吹,你就不疼了。”

我艹艹艹艹,你这样又摸又吹的,怎么可能不疼?

疼得简直要爆炸了好吗!

傅尔怀心里拼命隐忍,面上涨红一片。

终于,忍无可忍了。

他伸出温暖的双掌,左右两边固定住她的脑袋,低下头,狠狠地攫上她小巧柔软的唇。

一个小时后。

两人面对面坐在餐桌边,都低着头,机械地咀嚼着嘴里的吐司,一言不发。

丁幽幽嘴唇红肿,面色潮色一片,一颗心怦怦乱跳。

此刻她脑海里全是刚才的画面。

他搂着她的腰,吻着她的唇。两人发丝缠绕,气息相交~~~

而且,直到现在,她还能感觉到自己嘴唇上有傅组长的味道。那好闻的青草香味,始终萦绕不散。

真~~真~~真是太羞耻了!

傅尔怀也没好到哪里去。

明明昨晚面对她那么热情地投怀送抱,他都努力压制住了自己的欲望。

为什么这一大早的就如此冲动?

不仅毫无节制地在她唇上攻城略地,还差一点就把她彻底吃掉了!

好在,好在最后一步,他忍住了!

两人各怀心思,气氛尴尬而暧昧。

“我~~”

“你~~”

终于,他们同时出口,见对方准备说话,又都停住。

丁幽幽鼓足勇气抬头看他,却一下子撞进了对方深邃的眼眸里。

她面上又是一红,低着头,再也不敢看他。

傅尔怀不自然地咳嗽两声,岔开话题:“徐大元一会儿可能要去杂志社闹事,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丁幽幽一脸懵懂。

其实,从早晨醒来,她就感到十分头晕,她拼命想回忆起昨晚的事。

可记忆却只停留在昨晚喝了几口西瓜汁前发生的一些事,之后就断了片。

任凭她怎么思考,怎么逼自己,大脑依旧一阵空白。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今早一醒来,自己竟然身着男士T恤躺在了傅组长身边?

而为什么现在傅组长又说徐大元一会儿要去杂志社闹事?

“昨天他在你饮料里下了药,我打了他。”傅尔怀知道她疑惑,便掐去了细枝末节,简要解释了下。

“下药?”丁幽幽双目圆瞪,气呼呼道,“我怎么一点没喝出来?”

“‘犀牛’这种催情药本就是无色无味,你喝不出来也不奇怪。”傅尔怀看着她,淡淡说道。

“催情药?”

丁幽幽又是一惊,右手一拍桌子,腾地一下站起身。

片刻间,她的脑海里突然闪出一个画面。

一个披散着海藻长发、面色潮红的女子,一只手妖娆地解着自己上衣的扣子,另一只手柔弱无骨地搭在一个帅气高冷的男人肩头。

她媚眼如丝,吐气如兰,凑近他的耳垂,轻声哀求:“我热,我热~~”

男人一脸高冷地看着她表演,好看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女子完全不理会他的疏离,曼妙的身体往他身上一贴,上下扭动,好不魅惑。

好火辣的画面!

等等,这女人,好眼熟!

这~~

这~~

这女人~~

竟然是~~

自己?

而旁边的禁欲冰冷的男人,竟然是~~

傅组长?

丁幽幽顿时如遭雷劈。

天啊,昨天晚上,自己居然~~猥亵了傅组长?!!!!

这个犹如神邸一般的禁欲男神,这个全杂志社所有女人的梦中情人,她竟然~~

强行调戏了他?!!

让她死了算了!

傅组长这会儿肯定觉得她特别不知廉耻!!

刚刚他吻她,是不是也是因为觉得她特别随便,好上手?

上帝啊,自己还有什么脸面对傅组长?还有什么脸面对全杂志社女同胞们?

丁幽幽感觉脸上有火在烤,辣得生疼。她双手紧紧交握,羞愧得低下头,不敢看眼前这个帅得人神共愤的男人。

傅尔怀看她小脸涨红,眼神躲闪,就猜到她肯定是回忆起了昨晚的一些事。

真想逗逗她,看她如何反应。

于是他眉毛上挑,一脸邪笑,道:“昨晚,你很热情。”

丁幽幽一听他语气如此肯定,立马摆手:“不不不,这不是我本性,我是喝了药才这样的。”

“所以,昨晚抱着我又是啃又是咬的,不是你?”傅尔怀挑眉。

丁幽幽瞬间傻眼,这话该怎么接?

不是我?

是我?

还是不承认好些?

可那不是赖皮吗?

承认吧!

又觉得自己太冤了。

她左右为难,索性把嘴巴闭得紧紧的,不答话。

“我从来没跟女人这么亲密接触过。既然你这么做了,是不是应该负起责任?”傅尔怀往她跟前逼近几步。

丁幽幽没想到他会突然靠近,躲闪不及,急急往后退去。

傅尔怀哪里会让她逃脱,长臂一扯,顿时,她柔软馨香的身体落入怀中。

原本空落落的胸膛顷刻间被填满,他满足地轻叹一声,肯定道:“丁幽幽,你应该对我负责。”

《此生只准入尔怀》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