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谋尽帝王宠》谋尽帝王宠小说 穿越文 谋尽帝王宠冰山攻

谋尽帝王宠

古代言情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谋尽帝王宠》是月悠然15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兰君,儿臣,书中主要讲述了: 夜过子时,宫人们早已歇下,整个中宫皆静悄悄地,没有一丝声响。 但这一夜云倾却睡不着,她起身寻了一件斗篷随意披在肩上,绕过熟睡的守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06 08:03:5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谋尽帝王宠》是月悠然15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兰君,儿臣,书中主要讲述了: 夜过子时,宫人们早已歇下,整个中宫皆静悄悄地,没有一丝声响。 但这一夜云倾却睡不着,她起身寻了一件斗篷随意披在肩上,绕过熟睡的守

《谋尽帝王宠》免费试读

夜过子时,宫人们早已歇下,整个中宫皆静悄悄地,没有一丝声响。

但这一夜云倾却睡不着,她起身寻了一件斗篷随意披在肩上,绕过熟睡的守夜宫女,轻轻踱步至窗边,独自倚窗而坐,望着窗外喃喃自语:“不知道母后会不会襄助曦泽?”

不过她更愁的是,如何将今日所得的信息传递给曦泽却又可以不让他知道是自己所为。

窗外那轮弯月像女子的细眉一般,掩在众星之间,早已不甚明朗。

纷扰错杂的星空便如此刻晋国一潭深水的政治,令人看不透,捉摸不清。

云倾暗自感叹着这错综复杂的人事关系,早已没有了往日独倚窗格,自怨自艾的女儿家气,情丝的牵绊已经让她的思绪焦点从个人的生死荣辱,转移到心中所系之人的生死荣辱。

然而,她思量了半晌,亦是没有想出个两全其美的法子来。

就在这时,一阵悠扬婉转的笛音隐隐约约从远方传来。

云倾闻声起身来到后院,站在梧桐树底下凝神静听远处笛声,细听之下,笛音之外,竟有铮铮的琴音相随,那琴声清雅婉约,却又暗藏坚韧,声声弦弦,一波追随一波,荡人心扉。

是一曲《凤求凰》。

云倾渐渐听得痴了,甚至还有起舞之意。

恍然间,云倾猛然收神,神色黯然。

她已经有许久未曾恣意起舞了,倒是此刻的琴声笛音如此随性,那弹琴弄笛的主人必然心情闲适,惬意自在,方能以乐声动人。

随着时间的流逝,琴音渐渐拔高,节奏渐渐急迫,相和的笛音也开始吹奏得更加陡峭,然而,如此急促的节奏,那乐声却不见有丝毫怠慢,宫商角徵羽,依然秩序井然,如轻盈的羽毛一般,恣意穿梭在交错复杂的空间,变换自如。

云倾渐渐露出艳羡的神色,静静放空郁结的心思,凝神细听,仔细回味,直至乐声彻底停歇。

这遥远不知出处的乐声,在这一刻如此安详惬意,令云倾生出了无限遐思,也令云倾对奏乐之人十分好奇。

翌日,云倾一时兴起,取出琴来,信手弹奏起《凤求凰》,许久不动琴弦,本就不太擅琴的云倾已难弹出佳音,不过勉强将那曲《凤求凰》流畅的弹奏出来。

正弹得欢快,一声断喝陡然从身后传来:“你在做什么?!”

云倾闻言心内一惊,转头望去,却见兰君一脸不悦地站在屋门口,连忙起身问安:“儿臣给母后请安,母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兰君不耐地打断云倾:“行了,起来吧!”随后,又不悦地对云倾身旁的蕊儿斥道:“公主不懂事,你们也跟着不懂事么?赵王辞世还未逾月,中宫怎可有丝竹之声?还不快快将公主的琴收起来!”

云倾见兰君说的厉害,立刻福身道:“母后息怒,是儿臣任性了!儿臣这就将琴收起来,母后莫要气坏了身子,凤体要紧!”

兰君闻言长叹一口气,脸色稍解:“好端端地,你怎么突然弹起琴来了?你不是一向不爱弹琴的么?”

云倾连忙如实答道:“儿臣昨夜听见有人琴笛合奏,清雅悦耳,一时技痒,信手弹了几下,未有顾及赵王之事,是儿臣之错!”

兰君闻言狐疑道:“昨夜有人琴笛合奏?本宫怎么没有听见?”她凤眸微扫底下众宫人,只见他们也是满面狐疑,不禁怀疑云倾是不是又在隐藏什么事情。

云倾见状,连忙解释道:“是……子时之后听到的,那时大家都睡下了,再加上那乐声并不明显,若有似无,所以大家才没有听到。儿臣也是站在院子里才能有幸听到,他们奏的正是这首《凤求凰》!”

兰君脸色一变:“是谁如此大胆,竟敢在宫中弹奏《凤求凰》?”

兰君这句话问的很是奇怪。她不是该怒那人不该弹奏乐曲么?怎么她恼怒的仿佛是那人不该弹奏《凤求凰》这首曲子?云倾暗暗称奇,试探道:“这曲《凤求凰》,有什么不妥么?”

兰君一怔,她收起神思,不悦地岔开话题:“你大半夜的不好好休息,听什么琴笛合奏?莫不是在想什么不该想的人或者事情吧?”

云倾语塞,只得讪讪道,“儿臣只是睡不着,并没有胡思乱想,请母后放心,儿臣必定仔细研习晋宫礼法,当好这个安阳公主,绝不添乱!”

兰君这才满意地转身离去。

云倾望着兰君离去的背影,心中又添新疑。这《凤求凰》仿佛就是兰君的一个心结,可是,她是兰君唯一的女儿,兰君那般心疼,能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对她说的呢?

不过云倾并没有多做寻思,她故意在兰君经过时弹琴,为的就是在兰君前来训斥时装出乖觉的模样,这样一来,想必兰君这一天对自己的管束都不会太紧,她也正好可以借此机会,以收起宴乐之物、重新整理公主闺阁为由打发众宫人。

趁着东暖阁忙做一团,云倾悄悄溜出了中宫**,来到一僻静处,掏出藏在广袖内的白鸽,捧在手心,温和而兴奋道:“白鸽啊白鸽,恭王府的路会走么?有桃花香的便是了,我这就放你回家!”

掌中的鸽子咕咕两声,很快便张翅飞翔。

云倾望着白鸽飞远了,方才收回目光。转身往回走时,又突然想起了今晨自己要已经被兰君派去做城门守军的北宸渊去恭王府偷鸽子时他那憋屈的模样,不禁笑出了声,她想,北宸渊这辈子做过的最不光彩的事情大概就是这件了吧。

另一边,恭王府内收到白鸽的曦泽并没有因为收到有关煜王与严从文的秘密而欣喜,反倒更加愁眉不展。

虽然白鸽上的字条没有署名,但那字条上的绢花小楷却出卖了主人的身份。

他早就暗暗留意云倾的一举一动,偶尔在行馆下拾得她抄录的习作,他便视若珍宝,那上面的一笔一划,他都铭记在心,如今再见,竟是这般熟悉。

她如此大费周章的帮他却又不想让他知道是她在暗中襄助,难道她真的打算不再见他了么?

他猜想着,那日她究竟是站在何处偷听到煜王与严从文的谈话?有没有被发现?遇到这样的事情,她怎么不抽身离去?难道她不知道在宫中知道的越多死得就越快么?还有,她是如何弄到恭王府的白鸽的?难道她是自己偷偷溜出宫来偷的么?那么,她孤身出宫,岂不是很危险?她……就不能不这么大胆么?

曦泽不禁叹道:“公主,你的样貌哪一点与父皇相似?我绝不相信你是父皇的亲生女儿,就算你真的是父皇的亲生女儿,那么即便要逆天,我也要与你在一起!”

《谋尽帝王宠》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