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嫡女战妃》嫡女战妃的免费阅读 同人志 嫡女战妃BL

嫡女战妃

穿越已完结

《嫡女战妃》作者:颜轻,穿越类型小说,主角:步家,楚应,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外面冰天雪地,寒封万里。车内却是温暖如春,花香满室,透着朝气蓬勃的暖暖春意。 马车内四角放置无烟火炉,洁白羊绒铺地,中间放着一张

|更新:2020-06-04 20:05:2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嫡女战妃》作者:颜轻,穿越类型小说,主角:步家,楚应,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外面冰天雪地,寒封万里。车内却是温暖如春,花香满室,透着朝气蓬勃的暖暖春意。 马车内四角放置无烟火炉,洁白羊绒铺地,中间放着一张

《嫡女战妃》免费试读

外面冰天雪地,寒封万里。车内却是温暖如春,花香满室,透着朝气蓬勃的暖暖春意。

马车内四角放置无烟火炉,洁白羊绒铺地,中间放着一张精致的矮脚青玉案。

案上有新鲜的水果。

杯中有温热的美酒。

红泥小炉,温火绵绵。气氛惬意安宁,对面貌若天人一样的少年含笑望着打着哆嗦的步天音。然而步天音内心虽然紧张,但她实在耐不住脚寒,还是用颤抖的手将自己湿哒哒的鞋子褪下来放在车门角落里,犹豫了一下,两下将袜子也脱了下来,赤脚放在羊绒地毯上。她根本不在意什么男女有别。这地毯果然和她想的一样,是暖的,和看起来一样温暖。她舒服的叹了一口气,睨了眼对面一身风华的少年。

他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的模样,盘膝而坐,却难掩修长的身形。穿着月白色的绒袍,脸色微微发白,容貌却姣丽如女子,恰好那双倾世绝艳的美眸夹杂着点点讶然,却也是平静的凝望着她。

云长歌伸手,取了炉上温着的酒杯递给她,唇边温润的笑意打破了雪夜的沉默。步天音本不想去接,但她实在是眼馋那看起来清醇闻起来甜香的美酒,伸手接过,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指尖,只觉得温润湿意,她的心尖颤了颤,垂首笑道:“多谢……好心的公子。”她不知道他的身份,姓氏,只好用了这么个称呼。她俯首轻嗅酒香,却没有注意到,她说这话的时候,对面的少年眼中似有一瞬花开。

她浅浅尝了一口,只觉得百感交集,滋味美得让她无法形容,有蜜汁、果浆、花液的甜,也有酒的冽,暖意顺眼喉咙一路滑向胃里,她的身子终于有了一丝暖意。云长歌将身侧叠得整齐的小毯递给她,步天音也不客气,拿过裹住自己发冷的双脚,吸了吸鼻子,开门见山问道:“你认识我?”

云长歌笑而不语,又递给她一个套着护手的手炉,步天音咬着唇接过,只觉得眼前之人的笑意直达眼底,却又深不可测。她不敢再去看他,将目光放在了角落的一个无烟火炉上。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这个美人很危险,但是他似乎并不会伤害她。

“我们不认识。”云长歌突然开口。

步天音一愣,他不认识她?既然不认识那他的仆人还能叫出她的姓氏,邀请她去见他?如果不认识,他何必来见她?步天音偷瞄他一眼,想看看他是不是在说谎,可他的表情一如方才的隐含温润笑意,俊美的脸庞上除了笑什么也看不到。“你是步家的嫡长女。”

对上他的目光,步天音心尖一阵抽紧,忽然明白他们是真的不认识,然而他却认得她的原因。

确切的说,他不是认识她,而是认识她脸上的这块“胎记”。步家嫡长女废柴无颜天下皆知,这块黑炭似的胎记也是她独一无二绝无仅有的标识。他不用认识她,只需知道一个脸上有这样无双胎记的人,就是她步天音即可。

面对如此天人,步天音并不觉得自己颜丑而心有羞愧。处于被动从来不是她的风格,但面前这个人,身上并没有任何危险的气息,相反却是待她如旧友,以车避寒,以酒暖身。倒让她一时不知措施,揣摩不到他的意图。

“你在怀疑我,却找不到怀疑的理由。”云长歌笑着说,“我并非以貌取人之人,但步家的大小姐,似乎和传说中不太一样。”

“是啊,我比传说中更不济,更傻,更废柴,更丑陋,所以不知道公子为何要救这样的一个我?”

“君子有德,怎忍见一个薄弱女子独自彷徨雪夜而不顾?”云长歌对她举杯,“利州名酒雨花青,千金难得,天下仅有两坛。小步何不与我共饮?”

步天音没来由的一笑,小步?这个人,看起来优雅尊贵,唤起人来可真是随意啊。她亦不作推辞,第二杯一饮而尽。这次的味道和方才的不太一样,似乎酒的醇香大过甜香,她浑身一抖,暖意从胃里向四肢蔓延开来。

云长歌笑道:“雨花青,初杯清甜,二杯身暖,三杯么……”

“会如何?”步天音好奇的追问。

云长歌笑意更浓,双眸明亮如星月:“你可以一试。”

步天音撇撇嘴,单手把玩空了的酒杯,觉得眼前似乎有些不甚清明,脑子发沉,已有醉意。想来这第三杯要是灌下去,她非死即伤了,这个人也真是坏,明明在害人,还一派笑如春风的样子。

云长歌望着步天音的目光因酒意而变得深邃,“你有心事。”

“人活世上,谁还没个心事?”

“你站在雪地里茫然,是要去哪里?”

“赌坊。”步天音自知名声不好,也没有打算隐瞒。如果这个人能给她指明一下赌坊怎么去,最好能驾车送她过去,那么她,不胜感激。这人看着就聪明,这些话不用点明说出来,他就会懂。

云长歌笑道:“去赌坊的人无非有两种,一是去赌,二是去寻人。”

步天音放松的靠在车壁上,双目微合,卸下心里最后那一丝防备,懒洋洋的声音里略带倦意回答他:“我缺钱。”

“京都最大的赌坊是东平堂,离这里尚有半个时辰的路程,你可要去?”

“你打算送我么?”

“小步开口,岂有不送之理?”

“那我去。”步天音倏然睁开眼,眼角虽然含着三分醉意,但那双墨色瞳孔却依旧清明如斯。

云长歌吩咐外面道:“云楚,去东平堂。”

云楚应下,手中长鞭一挥,掉转马头,向着平坦的大路驶去。

“多谢。”步天音向他道谢。

云长歌微微一笑:“东平堂的规矩,身上没有一千两底金的人,是进不去的。”

“什么?!”步天音猛地坐直了身子,盖着脚的棉毯也被她踢开来,云长歌看了眼她裸露在空气中的洁白玉足,眸中笑意渐浓。步天音却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她一心在想自己出来是临时决定的,也根本就没有带钱。本打算拿身上这些耳环、玉镯首饰抵现的,可这几样东西,哪里值得上一千两?

“能进东平堂一楼的,都是城中数一数二的赌徒;二楼更不用说,赌龄至少十年以上。即使小步你去了,也不一定会赢……”云长歌循循善诱,他的声音轻轻,淡的像林间拂过的风,不似男子的低沉,也不似女子的清婉,音线独特却十分好听。“何况夜色深重,你一个孤身女子……”

步天音不耐的打断他的轻声细语:“那你说怎么办?我既不能进去,进去了也不一定会赢。你明明知道还要送我去?我缺钱缺到快死了,难道你要借给我吗?!”

云长歌勾唇一笑:“好。我借。”

《嫡女战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