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乐平无忧》前尘无忧 罗御 乐平无忧诱受

乐平无忧

古代言情连载中

经典小说《乐平无忧》由沐雅如烟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吕老,聂焱,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完了。”聂焱小心翼翼的看着乐平的眼色,小声的回道。 乐平点了点头,随即看向风漠,“不是让你看着她抄书的吗?她能在你的眼皮子底下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05 08:04:2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乐平无忧》由沐雅如烟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吕老,聂焱,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完了。”聂焱小心翼翼的看着乐平的眼色,小声的回道。 乐平点了点头,随即看向风漠,“不是让你看着她抄书的吗?她能在你的眼皮子底下

《乐平无忧》免费试读

“完了。”聂焱小心翼翼的看着乐平的眼色,小声的回道。

乐平点了点头,随即看向风漠,“不是让你看着她抄书的吗?她能在你的眼皮子底下溜走?”

风漠想起这事就无奈至极,“她抄了没一会儿,就脸色发白,说是那那什么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去给她打热水去了。拎了热水回来,她说要一个人收拾一下,然后我就在门外等她,结果身体渐渐发软,不知不觉的就昏了过去。”

乐平歪了歪头,挑眉笑道:“看来你这些日子,下药的功夫精进了不少啊?”

“哪有……您过奖了。”聂焱扯了扯嘴角,笑着回道。

“我没有在夸你。”乐平敛了笑意,嘴角抽了抽道。

“哦。”聂焱瘪了瘪嘴应道。

“别顶着盆了,《华严经》加抄一遍,不抄完不准出寺。”乐平端起茶盏轻抿了口茶道。

“公子……”聂焱小脸皱了起来,苦着脸叫道。

“不准有异议,没事就下去吧。”乐平无情的说道。

聂焱见乐平如此说,就明白这事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了。风漠也清楚公子是想圈住聂焱一段时间,不想她再去想以前的事。

“是。”风漠应道,然后就拉着一脸沮丧的聂焱下去了。

待两人离去后,乐平无奈的摇了摇头,聂焱这性子就是太跳脱了,什么时候都闲不住。

法事持续了三天,乐平和那位大公子就去了三天,而那位六公子则因为生病,缺席了两天。

小公子起身,转身就看到神色有些怔忡的大公子,不禁出声叫道:“公子,已经结束了,还不走吗?”

“哦,是结束了。”大公子喃喃一句,正了正神色,起身道:“多谢小公子提醒,也多谢小公子对令弟的救命之恩。”

“公子这话就太重了,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乐平摇了摇头,那位六公子是从娘胎里带来的病根,那日只是劳累一时没有缓过来而已,谈不上什么救命之恩。

“无论如何,都要谢谢小公子。”大公子行了一礼回道。这一声谢是真心实意的,若是平常的大夫来,世铭的病情也不会平复的这么快。这位小公子的医术,很高,就是不知道能否和那位孙神医相比如何。

乐平不欲在这上面与他纠缠,不由得岔开话题道:“公子这三天都参加了法会,冒昧问一句,是为什么人祈福超度吗?”

“是为我的母亲祈福超度,原本每年都是在京城的,但因为今年有事不在京城,所以就来这里了。”

大公子一提到自己的母亲,眼里霎时闪过浓浓的思念与孺慕之情。

乐平看到,眼里闪过一丝复杂之色,随即掩饰道:“抱歉,我不知道是令尊……”

大公子抬手打断,摇了摇头,“无妨,母亲已故去多年,不过,我只希望她下辈子做个平平凡凡,快快乐乐的人。”

“这世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而不是受人摆布。”乐平似有感叹的说道。

“小公子活得恣意,自然不会知道,这世上多得是身不由己的事。”大公子轻笑说道。

乐平不予置评,随即问道:“不知您的弟弟,病情如何了?”

“已经好些了,还要多谢小公子你开的药,本来今天我也想请小公子再给他看看,我们明天就要离开慈安寺了,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他的身体能不能跟我一起上路。”大公子说道。

“明天要走?我记得我之前好像说过,他的身体不宜再远行了。”乐平面具下挑了挑眉道。

“出于某种原因,我不能将他留在慈安寺,太危险。”大公子为难的说道。

乐平见他如此说,便不再多问,“那我随你去看看吧。”

……

锦州城墙上,吕老将军看着溃不成军的北离大军,苍老却还有力的大手狠狠地拍了一下城墙,拍掉一层砖渣,同时激动的大声喊道:“好!”

吕修文也是激动的不行,脸上是狂喜的笑容,原本他们预计还要一年才能终结的战事,竟然在一个月内就结束了。

“爹!”他一时忘形,这么大声,吕老将军自然是听到了,回身瞪了他一眼,吕修文的激动一下子平复了不少,“元帅。”

吕老将军冷哼一声,又往城墙下看去,激动还是有,但是眉宇间却忽然生出一抹惆怅,“可惜了……”

吕老将军虽然没说什么可惜了,但吕修文却很快反应过来。他爹在感叹什么,不说他爹,就算是他也时常有所感叹,“谁说不是呢,她虽是女子,但兵法谋略却比男儿更胜一筹,若她是男子……”

“胡说什么,还是女子的好,男子有什么好的!”吕老将军忽然打断吕修文的话,怒瞪了他一眼。

“凶我干什么,这事明明就是您先提起来的……”吕修文小生的嘀咕道。

“你在那小声嘀咕什么呢?一个大男人,说话还跟个姑娘家似的!”吕老元帅气不过吼道。

吕修文顿时不吱声了,他知道他爹为什么会忽然改了口风,确实还是女子的好,男子的话,会活得太累。

“也不知以后会便宜哪家的臭小子。”

吕老元帅只要一想到这个,就气不打一处来。

城下北离大军在天启大军气势如虹的围攻下,呈困兽之斗,北离主帅穆利汗在护卫的保护下,努力向外突围。

就在他们用血路即将为穆利汗铺出一条道路的时候,苏凛寒杀到了,穆利汗原本武功就不如苏凛寒高,现在又兵败如山倒,自信心大受打击,完全不是苏凛寒的对手。

苏凛寒几招就把穆利汗抓住了,随即用内力喊道:“北离主帅穆利汗已被俘,还不放下兵器,速速投降。”

“好!”吕老元帅见苏凛寒抓到了北离主帅穆利汗,又激动的拍了一下城墙,而吕老元帅手底下的那块青砖终于承受不住,碎裂了,可见吕老将军,老当益壮。

“快开城门,迎接我们的英雄回来!”

《乐平无忧》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