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天下衙门》天下衙门朝南开 有理无钱莫进来 君臣文 天下衙门BG文

天下衙门

历史连载中

完结小说《天下衙门》是衣山尽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周行德,唐三姐,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三姐左手宛若生铁铸成一般,也不见她如何使力,竟将周行德按在椅子上,丝毫动弹不得。 烛光摇曳,却见三姐笑魇嫣然,五官端正得极具雕塑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17 04:07:4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天下衙门》是衣山尽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周行德,唐三姐,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三姐左手宛若生铁铸成一般,也不见她如何使力,竟将周行德按在椅子上,丝毫动弹不得。 烛光摇曳,却见三姐笑魇嫣然,五官端正得极具雕塑

《天下衙门》免费试读

三姐左手宛若生铁铸成一般,也不见她如何使力,竟将周行德按在椅子上,丝毫动弹不得。

烛光摇曳,却见三姐笑魇嫣然,五官端正得极具雕塑感,一双大眼在黑暗中如同宝石一样闪光。这女子,不去当平面模特可惜了。

红袖添香夜读书,这本是一副古典到及极至的画面,可周行德却感到心底有寒气阵阵上涌。

“来人啦,来……”还没等他叫完这一句,三姐捏在右手的那根铁扦已经顶在他后颈窝上,面上笑容一收,低喝:“别叫,否则我就刺进去了,你应该知道后果。”

“呜!”周行德连连点头,颈窝处乃是中枢神经,若被刺中自然是死得不能再死。这女杀手心狠手辣,说得出自然做得出。

“先生,怎么了?”外面的卫兵听到周行德的声音,就要朝里面走来。

周行德大惊,忙扯直了喉咙喊道:“没什么,你们不要进来。”

“是!”外面的卫兵声音里带着笑:“先生放心,所谓良宵一刻值千金,我等自然不会进来。”

看来,外面的几个卫兵是知道三姐的。

“呸,下流坯子!”三姐面庞微红,轻轻唾了一口。

周行德些疑惑,僵直着脖子低声道:“喂,喂,我说女侠,你怎么跑来了,这里可是军营。”

“你这贼子辱我太甚,别说区区一座军营,就算你躲到皇宫大内,一样取了你的性命。”三姐手中的铁扦朝前微一用力。

刺疼传来,周行德背心出了一层冷汗,忙叫道:“别刺别刺,你究竟要不要那封信了?”

“好,你把信拿出来,我就饶你一命。”三姐扔掉手中铁扦,摊开左手。右手却缩进袖子,捏住软剑剑柄,只等一拿到那封密信,就取了眼前这贼眉鼠眼的花和尚的性命。

“呵呵,原来你叫唐三姐啊!还好你不姓刘。”

“姓刘又如何?”三姐有些疑惑。

“没什么,咳咳,我说唐三姐。你觉得我会这么轻易把那封信拿出来吗?你们这些江湖人物我最清楚不过了,只要东西一到手,就是我被你杀人灭口之时。”周行德冷笑,这种老套的桥段他在武侠电视剧里可没少看到。就如《射雕英雄传》中那样,如果郭靖直接交出《九阴真经》,下一刻就会被西毒一掌拍死。

“你……”三姐被周行德说破心思,目中全是杀气,咬牙道:“你真当我不敢杀你?”

“随便随便。”周行德也豁出去了:“大不了咱们拼个鱼死网破,看看外面,至少有四个全副武装的卫兵,这营中还有一千多甲士。真动起手来,一时半刻你未必杀得了我。我只需喊一声杀白莲妖人哟,你插上翅膀也飞不出去。”

“咯咯,真是笑话,你反威胁起我来了?”三姐咯一声:“和尚,别当我是聋子瞎子,你冒充税课司大使,这可是灭门重罪。你叫啊,到时候我揭穿你的身份,大家一起完蛋!”

说完,她好整以暇地盯看着周行德,一脸的不屑。

“你……你这是在威胁我?”

“不算是威胁,只要你把信拿出来,我不但替你保守这个秘密,还饶你一条小命。何去何从,你自己考虑清楚。”

“女侠,我根本就没想过要冒充那什么官,之所以躲到军营里,还不都是你逼的。”周行德叹息一声,摸了摸额头,负气道:“你我都是聪明人,说什么交出密信就饶我一命的话,我不相信,你也不会相信。反正我们就这么耗着,你岂奈我何?”

“耍无赖不是!”三姐露出雪白的牙齿,将一根手指按到周行德的腋下,突然用腻的化不开的声音柔柔道:“相公你辛苦了,这么晚还在处理公务。为妻刚学了一套九幽截脉的按摩功夫,这就替你松松筋骨解解乏。”

“不要!”周行德大惊,这什么九幽截脉的手法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三姐这死女娃子手又重,若真被她点中,估计比那泰式按摩的滋味还难以忍受。

他忙道:“等等。”

“怎么,相公想明白这个道理了。”三姐的手指轻轻在周行德的肩胛上挠了一下。

周行德一个激灵跳了起来,待到察觉身上没有异样,才松了一口气,道:“女侠,我有一事不明白,想问问你。这里可是军营,你又是怎么跑进来的。”

“哦,这事啊。”三姐冷冷道:“你这个贼秃不但狡猾,而且胆大包天。竟然敢冒充朝廷官员,我神教中人已是胆豪,想不到你的胆子却大成这样,这一点却不能不让人佩服。老实说,这里戒备森严,我是冲不进来的。先前你不是在那小贩面前喊我浑家吗,好,我就冒充你的娘子,堂堂正正地进来。也是我的运气,刚到辕门就碰到同你一起吃酒的那个将军,一提你的名字,他就放我进来了。”

“原来是叶天禹这个蠢货!”周行德哀号一声:“叶粗坯,老子跟你没完!”

“少废话,拿信来,否则让你生不如死。”三姐满面都是寒气,又要动手。

“别急,别急,聊聊吧。跟你一起的那个老头呢,怎么没见到人?”周行德伸手摆了摆。

“你说顾伯啊。”三姐有些不耐烦:“你这人怎么这么多废话,顾伯前天跑得太急,伤了肺经没跟过来,估计要养上一阵子才能复原。”

“还好还好,那老头看起来也不是个善良之辈。”周行德偷偷松了一口气,摊手道:“三姐,刚才我已经把话说开了,如果给你信,我自然是死路一条。可不给吧,你又要严刑拷打。我这人别的没什么,就是看事情看得明白,皮肉之苦算得了什么,总比被你一刀砍死好。有种你就动手,我哼一声就不算好汉。”

说着话,他猛地拉开胸膛,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转身狠狠地看着三姐。

三姐大怒,声音高了起来:“好,我成全你。”手指就要朝周行得肋下点去。

“等等,你真点啊?”周行德又开始叫了。

“怎么?”

“太热,衣服穿太多,你点起来也不方便,等我把上衣脱了!”周行德瞒吞吞地脱掉衣服,又摇了摇头:“不忙。”

“你这秃贼怎么这么多花样?”三姐眉毛倒竖,她虽然是个江湖人物,可第一次看到一个成年男子的胸膛,心中突然有些发慌。

“裤子也脱,否则不爽利!”周行德动作极快,一下就将裤子褪下,双手抱胸,一副受害者模样:“还脱吗?”

“你,啊!”三姐俏丽通红,飞快地转过身去,肩头不住颤动:“无耻,Yin贼,非杀了你不可!”

“喂,女侠,你究竟还点不点啊?”周行德反朝前走了一步,追将上去:“快点快点,本大人公务繁忙,得快点把帐作完,否则张鹤那鸟人明天就要找我麻烦了。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瘰疬变魔女。”

终究是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什么时候碰到过这种无耻之人?三姐只觉得一股男人的热气和汗臭逼来,吓得又走了几步,就像落进热汤里,一身都在发烫,喝道:“滚开,谁耐烦点你,浑身都是汗水,点你还脏了我的手!”

“哈哈,不点就算了,以后可没机会了。”周行德心中暗笑:呵呵,咱可是个型男,你这小丫头片子估计以前也没看过男人的身体,怎么样,被我秒杀了吧?

呜呜呜,可怜我好歹也是个有为青年,如今却要牺牲色相,我真是亏得慌啊!

“娘子,既然你不点为夫,那么,还是早点安歇了吧!”周性德再不理这个小姑娘,也不穿回衣服,就一条三角裤,亮着膀子走回书桌前,开始用算盘核计数目。

一时间,满屋都是清脆的算盘声。

当初为了当会计师,周行德在珠算上可是很下过一番工夫的,还考了个能手六级的证书。

这一打起算盘来,只见他双手拇指、食指、中指上下翻飞,直如穿花蝴蝶一样,竟如暴风骤雨,一刻也不得停歇。

周行德打得酣畅,心中大快,却将三姐这颗定时Zha弹放到一边。他暗叫一声:娘的,我昨天还在发愁将来做何营生,到了京城后,靠这一手算盘和记帐本事,当个帐房先生分分钟搞定,混个衣食无忧当不在话下。

算了半天,他总算将几个关键数字核计出来,住觉得浑身都是热汗,手心微微发热,精神却异常亢奋。

这个时候他才想起三姐,转头一看,这个邪教女子靠在榻上已经睡着了。

即便在睡梦中,她还是皱着眉头,饱满的胸膛微微起伏,一双长腿修长得惊心动魄。好一个健康性感的女人啊,青Chun逼人,逼死人!

夏天天热,血流得也快。突然间,周行德心脏一阵蓬蓬乱跳,起了异样的心思。从穿越前到现在,自己好象已半个月没碰过女人,眼前有这么一具诱人的身体摆着,说不动心却是假话。

如果老子现在扑上去,三姐会不会拒绝……应该会吧,然后就是……雪亮的一刀!

一想到这血淋淋的场景,周行德寒毛都竖了起来,心中那一丝一毫**荡然无存。

这女人就是个杀星,如今粘上了自己,我这条命早晚要戳脱在她手上。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想想就让人不爽。

现在她已经睡着了,何不……先下手为强?

一想到这里,周行德手一伸,就抓起放在桌上的铁制灯扦。

其实,他却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已经落到三姐眼中。

三姐根本就没睡着,见周行德满面杀意,三姐右手手指悄悄扣在剑柄上。

这个贼秃没有武功,要杀他还不容易?

《天下衙门》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