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云绣春》云绣国际 下克上 云绣春H文

云绣春

古代言情连载中

《云绣春》是初杺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云绣春》精彩章节节选: 夜凉如水。 大盛朝的皇宫一片寂静。枝头栖息的鸟儿也不再四处飞,乖乖地盘在窝里,独留一轮明月挂在树梢。 住在宣宜宫里的萱妃,因为失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22 04:13:5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云绣春》是初杺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云绣春》精彩章节节选: 夜凉如水。 大盛朝的皇宫一片寂静。枝头栖息的鸟儿也不再四处飞,乖乖地盘在窝里,独留一轮明月挂在树梢。 住在宣宜宫里的萱妃,因为失

《云绣春》免费试读

夜凉如水。

大盛朝的皇宫一片寂静。枝头栖息的鸟儿也不再四处飞,乖乖地盘在窝里,独留一轮明月挂在树梢。

住在宣宜宫里的萱妃,因为失去孩子,砸烂了大半的物件。

瞧着一个个被拖下去,血乎乎的宫女,其余人个个胆颤,生怕自己惹怒萱妃,也落得那样一个下场。

第二天,凝双和苏玉霞两人好不容易忙里偷闲地来司膳司看望楚云晚。

“云晚,你可是吓死我们了!”

楚云晚知道两位好友担心自己,用力地眨眨眼睛,想让自己的眼睛看上去没那么红肿。可是肿了就是肿了,哪是那么好掩饰的?

楚云晚并没有把整件事情全部讲给凝双她们听,只道:“宫里人多眼杂,何况现在正是风口浪尖的时候,这些事情你们还是少知道为妙。”

她们自然懂得这个道理,便没再多问。

苏玉霞叹了口气道:“云晚,你怕是还不知道。我听人说,昨夜宣宜宫里闹腾得厉害,萱妃娘娘发了一通脾气,砸坏好些物件,一些宫女跟着受牵连。”

楚云晚觉得苏玉霞话里有话。

宣宜宫的宫女受牵连,与她又没有关系。现在谈论这个,要是被有心人听去,才是大事不妙。

楚云晚刚想阻止苏玉霞,叫她莫要再说编排主子的话,转而一想,宣宜宫的宫女?李兰香?

“李兰香出事了?”

苏玉霞点点头。

凝双说:“可不是,忘恩负义的小人,现在总算受到惩罚了。”

与凝双的幸灾乐祸不同,苏玉霞有些不忍,道:“听说李兰香被瓷片不小心划伤了脸。萱妃娘娘罚她去了落夕院。”

落夕院,住的都是生了重病或年迈的宫人。当初张碧就是在那,死里逃生,侥幸活了下来。

一般只有犯了大错的宫女会被贬去落夕院,伺候别的宫人生老病死,是份实在不太好的差事啊!

“这就叫因果报应。”凝双对李兰香的下场没什么同情心,道,“她为了去伺候萱妃娘娘,讨好王牡丹她们,不帮云晚作证。总算老天还是公平的。”

苏玉霞赞同地点点头。

所谓举头三尺有神明。有时候还真不能不信。

冥冥之中,似乎真有些东西是注定好的。

楚云晚却有些不信。

为何神明不保佑雪妃娘娘呢?雪妃什么也没做错,在这件事情中无端端受害,谁来为她的死负责?

楚云晚更相信,神明太忙了,不是谁都顾得过来的。关键时刻,还得尽人事。

对啊,尽人事!

永惠帝命人抓了墨子翊还有蓉娘,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永惠定会打算如何处置他们?

楚云晚觉得自己并非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她可以去找文太傅啊!

文太傅是国子监的的先生,教导几位皇子。他对墨子翊的品性是了解的。由他在永惠帝面前为墨子翊说几句好话,相信墨子翊一定不会有事的。

然而,还不等楚云晚去找文太傅,永惠帝处置墨子翊的圣旨下来了。

圣旨上说,五皇子顽劣不堪,心狠手辣,肆意斩杀多名宫人。身为一名皇子,其行为不端,叫永惠帝寒心。因此,三日后将五皇子发配边关夷都,以磨砺他的性子。

楚云晚跑去问张师傅,夷都是什么地方。

张师傅怅然道:“夷都,乃是一座我朝与北蛮交界的城池。

如今我朝与北蛮的关系日渐紧张。夷都时常会爆发小规模的战争。那里风沙大,条件艰苦。五皇子去了,守城的将士定会护他性命无虞,但再怎么样也是比不得京中的富贵的。”

五皇子,吃得了这番苦头吗?

楚云晚担心的却不是吃不吃苦的问题。她担心,墨子翊毕竟还年幼,夷都的将士知道他是被永惠帝贬去的,会尊敬他?就算性命无虞,怕是也要少不得受欺负。

况且战场上刀剑无眼,总有个万一,这性命无虞一说,并不是百分之百的。

楚云晚等不下去了。

她受过墨子翊和雪妃娘娘的恩惠,跟墨子翊也算是朋友一场。现在雪妃去世,墨子翊有难,她不能坐视不理。

可是楚云晚区区一个宫女要怎么出去呢?

恰巧这个时候,墨子文来寻楚云晚了。

五哥出事,墨子文难过得不行。他得知五哥被父皇发配去了边关夷都,哪里坐得住?在父皇那求了半天没用。

宫里头他们又没什么朋友。墨子文就想着来找楚云晚说说话。没想到,楚云晚竟然有办法。

她说:“六殿下,要不咱们去求求文太傅?”

六皇子一拍脑门,“对啊,我们去求求先生,说不准先生有办法。”

墨子文当即准备带楚云晚出宫,以带着张御厨做的饭食去探望文太傅的夫人为由。

再次去太傅府,楚云晚全然没有了上一回的兴奋。对京城的繁华半点兴趣没有,只剩下满心的焦急。

文太傅还是穿着一身素服,没有架子,平易近人,领楚云晚二人去了书房。

“先生,你救救我五哥吧!”墨子文急说。

“五殿下的事,皇上在早朝的时候,当着众大臣的面宣布。”文太傅摇摇头,“我也无能为力。”

墨子文失望了。难道真的救不了五哥吗?

“六殿下。”楚云晚说,“想必早朝的时候,太傅大人已为五殿下求过情。皇上既然依旧没有撤回,怕是此事真的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文太傅多看了楚云晚一眼。

这个宫女跟五殿下、六殿下似是交情不错。上回来的时候,两位殿下也带着她。现在看来,她的确有些聪慧。

墨子文不甘道:“可是边关风沙大,气候干燥,五哥怎么受得了啊?”

文太傅却是比墨子文更了解墨子翊,道:“他受得住。此趟边关历练,对于五皇子来说,其实未尝不是件好事。”

墨子文年龄小,不懂。

“怎么会是好事呢?五哥刚刚失去母妃,正是悲痛之际,父皇还要罚五哥去边关吃苦受罪,一点人情味都不讲。”

这皇子,不当也罢!

章节在线阅读

《云绣春》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