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漠川晚歌》漠川银杏 章节列表 漠川晚歌小说TXT

漠川晚歌

宫斗已完结

《漠川晚歌》作者:凌如素,宫斗类型小说,主角:李佑,沈老爷,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终于李佑还是沉不住气了,趁着天色还不晚急急忙忙的跑上了山,却发现了无一人,不知道为什么从内心中涌起了一阵的慌张,他连忙的推开了那

|更新:2019-11-16 04:06:5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漠川晚歌》作者:凌如素,宫斗类型小说,主角:李佑,沈老爷,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终于李佑还是沉不住气了,趁着天色还不晚急急忙忙的跑上了山,却发现了无一人,不知道为什么从内心中涌起了一阵的慌张,他连忙的推开了那

《漠川晚歌》免费试读

终于李佑还是沉不住气了,趁着天色还不晚急急忙忙的跑上了山,却发现了无一人,不知道为什么从内心中涌起了一阵的慌张,他连忙的推开了那紧闭着的门却发现里面不仅仅是空无一人连一点人存在的踪迹都没有了。

沈从良,仿佛就如此的消失了……

李佑惊讶的张了张嘴,月色从那小窗户中投射了进来,了无一人……

当李佑回去的时候已经天蒙蒙亮了,就看到暖怀柔一身嫁衣的站在门口看着他,只有李佑一个人便已经带着点点泪水。

李佑停顿了一下,想了一想最终还是低声的说了一句:“沈大哥不见了。”

“什么?”暖怀柔的泪水仿佛停住了一般,她有些呆呆的看着李佑想要看出一番的结果来。

“沈大哥失踪了。”李佑再次的重复了一遍让暖怀柔听的清清楚楚。

暖怀柔的情绪似乎稳定了一些,却又仿佛是更加不稳定了,从东方慢慢的升起了一轮红日,暖暖的照在屋檐上面……

暖怀柔淡淡的摆弄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轻声的说了一句:“我明白了。”

死寂。

又过了一小会,暖怀柔露出一个温柔而疏离的微笑,对李佑说道:“我是不是该梳妆了?”

李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嘴唇微微的颤抖了一下,不知如何是好了,他低垂下眸子喃喃自语了一句:“不用。”

暖怀柔原本转身的动作被他这句话弄得一僵,她皱着眉头看着李佑,一字一顿的问道:“你到底隐瞒了我什么。”

从圣旨开始她就感觉到李佑的不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什么,今日他如此的闪烁其词让暖怀柔更加坚信了自己的看法,那么,李佑到底隐瞒了自己什么!

那太阳的光芒照射在暖怀柔的脸上让她的脸色显得好一些,但是熟识暖怀柔的李佑却知道她已经在愤怒的边缘。

少年时期的经历让暖怀柔养成了喜怒不形于色,即使是后来面对李佑也是如此,正是因为这个当李佑看到沈从良面前尽情欢笑撒娇的暖怀柔的时候更加确定只有那个男人才能给他的暖姐幸福。

如今闹到这个地步也是他不愿意看到的结局。李佑抿着唇看着一身红色嫁衣的暖怀柔不知如何出口。

“到底怎么了!”暖怀柔生气的颦蹙起漂亮的眉毛。

似乎在记忆里面暖怀柔真的发怒仅仅一次,那边是不知哪位品级不高的几位后妃嚼起了舌根说着太子与暖玉公主的是是非非。

最后的结局如何李佑不愿意回想,从那时起他便知道,其实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去保护暖怀柔,自己的暖姐根本没有需要过。哎,真是有些猝然伤感啊。

看到李佑出神的样子暖怀柔就知道他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要不是这人是自己生命中重要的男人,她真的很想不顾形象的扑上去狠狠的摇着他的脖子好好地问一问到底隐瞒下来了什么。

暖怀柔舒了一口气,终于压制下来心中的火焰,她以一种很淡然的叙述态度说道:“即使你说可以不嫁,沈家也已经准备好了一切。”

似乎这一句话点醒了李佑,他吱唔了一下终于叹了一口气。

沈家的大厅内坐满了人。上位的李佑与暖怀柔一脸的严肃。沈老爷及沈老夫人也是一脸的担忧,里面更参杂了一抹的犹豫。

“这……”终于沈老爷开口问道。

李佑叹了一口气,抿着唇半天,手中的茶杯被他反复的把玩抚摸,暖怀柔看了一眼李佑,也知道他心中的不安。

今天是真的成不了亲了。暖怀柔这么想着,不等李佑说些什么,暖怀柔说道:“实在是抱歉,让各位白忙了一趟。”似乎是因为暖怀柔很早就脱离皇宫对于自己的身份并不怎么在乎,对于她来说做错了便需要道歉。

沈老爷轻声的说了一句:“不敢当。”那模样也不像是对待公主的态度。对于沈老爷暖怀柔也是有耳闻的,据说当年因为不满自己父皇过于怀柔的政策毅然辞官而去,虽然暖怀柔不觉得这政策有什么不好的……

“佑弟,那你解释一下吧。”暖怀柔抿了一下唇,撇过头去也低声的说了,她的话语严肃,带着一种无奈感激却又烦恼的表情。

李佑低垂着眸子,终于把手中的杯子放了下去,说道:“父皇原本打算寻一个太子太傅,也就是暖姐要嫁的人。”屋内没有一个人说话,他才继续的说了下去,“原本还有一份圣旨是打算等沈……沈大少爷。”那原本的沈大哥在李佑思索了一下之后还是变成了沈大少爷,“回来之后宣读的,无非是封官。”

“犬子怎会有资格担任太子师傅呢。”沈老爷依旧不急不缓的说,而后又加了一句,“而且犬子生性不羁自由,应当无法担此重任。”沈老爷对于沈从良的消失仿佛并不上心一样,似乎他的离开都在沈老爷的预料之内,却不知是真是假。但是他也没有对于皇帝的赐婚有什么异议,多日的相处,沈老爷对于自己这个准儿媳还是很满意的。

不等李佑解释些什么,反倒是暖怀柔抢先一步的出声:“从良不是那种一声不吭就离开的人。沈老爷比我们都了解从良的为人他不可能什么都不说就离开,即使是不与我言语一声,”说到这里暖怀柔不由自主的顿了一下,现在又奢望沈从良会和自己说一些什么呢?她沉了一下心思又继续说道,“即使不与我说一声,也不可能不和您说一句的。”

直到暖怀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沈老爷才露出一抹的无奈神色,他摸着手指上沈家历代相传的扳指声音低沉的说道:“但是我们真的不知道从良去了哪里。”

“连沈家人也没有告诉么。”李佑低声的喃喃自语,原本以为沈从良只是瞒了自己与暖怀柔,却不料沈家人也毫不知情,沈从良留在沈家的东西本来就少,这一下子更如同是消失了一般,好像他沈从良根本没有存在过一样,无论原因如何,都让人不由得心中烦躁起来。

“那么,从良会不会出事。”暖怀柔最终低声的问道。这是她最不愿意思考的一个方向,但是也是最有可能的一个缘由让他不符合常理的离开。

“公主放心,我已经让从溪暗中的调查过了,没有任何的传言。”沈老爷揉着额角,看来这位沈家的当家也已经估计到了最不好的结局做好了准备。

看到疲惫的沈老爷及沈家的人,李佑歉意的说了一句:“抱歉。”如果不是他与暖怀柔忽然出现在沈从良的生命中这些事情是不是可以避免呢?

听到暖怀柔如此认真的道歉,沈家人有些愣神,尤其是那任性的太子的道歉让沈老爷有些措手不及,他半天才回过神来回答了一句:“太子殿下严重了,不是您的错。”等沈老爷说完之后屋内又是一阵的安静,无人说话了。

忽然一阵风吹进屋内,让原本压抑的气氛带上了一分的清凉。

“已经张贴皇榜说暖玉公主偶染顽疾,婚礼推迟。我和佑弟也会赶回皇城,借助其他力量去四处查找从来的消息,这边就拜托沈老爷了。”

约莫是一盏茶的时候暖怀柔轻声的如此说道,沈家的人自然没有任何的异议,对于沈从良的忽然失踪他们自然也是担忧的。

“殿下与公主打算什么时候动身。”沈老爷又问道。

“现在。”暖怀柔坚决的说道。

看到暖怀柔坚决的表情沈老爷也不做挽留点了点头,只是轻声的吩咐了一句:“从溪,送公主与殿下出城。”

“是……”那与沈从良有着几分相像的男子淡淡的答应了,目光依旧炙热的看着暖怀柔,这让本身就担忧沈从良安危的暖怀柔不由的更加烦躁了。

“不必了。”暖怀柔很快的拒绝了,而后头也不回的就那么的走了,这让所有一直认为她礼数有加的人觉得有些迟疑。

看着暖怀柔离开的身影,李佑也有些烦恼的揉了一下额角。暖怀柔很少会对自己的喜好做出这么明确的表示,沈从溪到底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了么?如果说是因为当初沈从溪那一句我知道你的秘密的话,现在暖怀柔可以被称为秘密的身份已经被沈家人知晓了……

这还真是一个让人不能理解的问题啊……李佑想了想,却依旧为暖怀柔开脱道:“沈家已经有很多事情了,不必送了,我与暖姐两个人一起就可以了,人少也不会受人怀疑反而安全一些。”

沈从溪好像眼神中闪过一丝的失望,但是转而又变成了往常,似乎这个男人也很擅长掩盖自己啊,李佑这么想。

沈老爷似乎是接受了李佑的解释点了点头让人去备马去了。沈从溪仿佛是接替了沈从良的位置忙碌起来,一旁默默跟随的李佑偶尔抬起头来观察着眼前这个男人,看起来比沈从良年轻着几岁,还带着几分的稚嫩,但是已经成为一个利落的青年。坦言的说,沈从溪是一个不差于沈从良的男人。只可惜——

“暖姐,不会喜欢你的。”李佑不知道出于什么轻声的说道。

忙碌的沈从溪歪过头来看着李佑,嗤嗤的笑了,点了点头:“我知道。”说完继续忙着自己的去了。

这样的回复让李佑一个措手不及,却又觉得没有什么不妥当的,他仅仅的抿着唇一脸的怅然所失。

当一切准备妥当,李佑在小院中找到暖怀柔的时候就看到这个原本刚刚病愈脸色不佳的女子已经换上了一身红艳的骑装站在树下静静的仰望着天空,静若处子动若脱兔,那淡淡的微笑与飞扬的眉眼亦如当初初遇沈从良的那般张狂。

李佑一瞬间有一些呆了,仿佛这才是他认识的暖怀柔,那个不屈的

MySQL Query : SELECT n.`id`,n.`bookname` FROM `v9_booknews` AS d,`v9_book` AS n WHERE n.`bookname` = '漠川晚歌' LIMIT 1
MySQL Error : Table './ken/v9_booknews'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MySQL Errno : 145
Message : Table './ken/v9_booknews'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Need He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