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锦绣农女:猎户相公来种田》锦绣农女猎户相公来种田免费阅读 冰山攻 锦绣农女:猎户相公来种田小攻

锦绣农女:猎户相公来种田

古代言情已完结

经典小说《锦绣农女:猎户相公来种田》由谦谦女子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景秀,房外,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口气这么大,看来是很有钱了,我也不多要,就一百两吧。”刘氏她有意刁难,谁叫该死的女儿合着外人过来欺负她。 她见萧非乐一身猎户的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08 12:24:3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锦绣农女:猎户相公来种田》由谦谦女子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景秀,房外,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口气这么大,看来是很有钱了,我也不多要,就一百两吧。”刘氏她有意刁难,谁叫该死的女儿合着外人过来欺负她。 她见萧非乐一身猎户的

《锦绣农女:猎户相公来种田》免费试读

“口气这么大,看来是很有钱了,我也不多要,就一百两吧。”刘氏她有意刁难,谁叫该死的女儿合着外人过来欺负她。

她见萧非乐一身猎户的装扮,就以为这家伙肯定是没钱的,于是一口报出一百两银子,看死他拿不出来。

一百两要是放到有钱人家手里,那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像她们农家可以说是一大家子大半年的收入,也够一家子花费个两年时间。

刘氏见萧非乐一身猎户的寒酸装扮,心里打定主意他拿不出这么多的钱,其实她还真不想把幺妹嫁给他。

一个原因是他刚刚对自己不尊重,另外一个原因是她要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死丫头,居然敢这么和她说话,简直就是活的不耐烦了。

她要是不能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忤逆的女儿,她这绝对不会甘心,也不像其他母亲那样,只要自己女儿幸福就好,她一点也不想看到景秀幸福。

景秀自然不知道刘氏心里打着什么鬼主意,听到她一开口就是一百两,想到猎户的家境,也感觉他拿不出这么多的钱。

“娘,你怎么可以这样狮子大开口,你都拿了两次聘礼了,你还不知足!”

“你给我闭嘴!”刘氏狠狠的瞪了一眼景秀,越看这个丫头就越是不顺眼,这个总是胳膊肘往外拐的死丫头,看她待会怎么收拾她!

“这是一百两银子。”就在刘氏和景秀两人之间充满火药味的时候,萧非乐拿出几锭银子,一下子放在了刘氏的面前。

刘氏一看到银光闪闪的大银锭,顿时双眼发光,一把抓过,然后紧紧的捏在了自己的手里。

这会儿刘氏对萧非乐倒有点改观了,没想到这个貌不惊人的小猎户,一出手居然能拿出一百两银子,看来也不是没油水可捞啊。

老狐狸转了转眼珠,脸上忽然露出一丝笑容,对萧非乐和颜悦色的说道:“贤婿啊,来这边坐,还不知道你是何方人士,家里情况如何呢?”

面对刘氏翻脸比翻书还快,景秀不置可否,一脸麻木的站在原地,反正她早就不奇怪了,刘氏这个人就是一个见钱眼开的,有奶就是娘这句话用在她身上真是一点错都没有。

萧非乐却对刘氏的变脸没有丝毫的不适感,而是在一旁坐了下来,淡淡的开口说道:“我住在凤凰山上,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

刘氏笑眯眯道:“哦,既然贤婿家中没有长辈,那么婚礼的事情就让我们来安排吧,你看如何?”

景秀在一旁翻了一个白眼,心里嘀咕刘氏会这么好心,没事找事的给他们两个人操办婚礼,肯定心里又在打着什么鬼主意。

萧非乐觉得刘氏说的也在理,况且他头一次成亲,对于成亲的事情并不是很了解,根本就不知道婚礼当天具体要准备什么,如今刘氏主动开口要为他操办,于是他没怎么仔细想过就答应了下来。

“好好好,那么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贤婿啊,你看这筹备婚礼什么的也需要钱,你看你能拿出多少,我们按照有多少就置办多少的来。”果然,刘氏这种雁过拔毛的性格,要是没有一点好处的话,她会多管闲事去干那些事情。

景秀担心萧非乐被自己这个便宜娘骗(刚刚已经被骗走了一百两,景秀心里已经很不好受了,可不能再让她炸出油水来了),于是率先开口道:“娘,我们不用了,萧大哥的凤凰山离我们家有点远,你过去布置有点不方便,还是让他自己去准备吧。”

一边暗中捏了捏萧非乐的胳膊,冲着他使劲的使眼色,意思是一切都听她的。

景秀的这个小动作被刘氏看到,气的她差点冲上去给这个不争气的女儿几巴掌,最后还是为了银子选择了忍耐。

厚颜无耻的对萧非乐说道:“听听如意所得这话多见外,我们都是一家人了,什么帮忙不帮忙,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你们年轻不懂事,还是得我们老一辈的人操持,贤婿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景秀嘴角抽了抽,心里盘算着怎么拒绝的时候,忽然房外传来汪氏的声音:“娘说的对,就是这个道理!”

汪氏在房外偷听有一会儿了,深知她这个婆婆又在揩油水了,她要是这时候进去说上一句话,把婆婆哄高兴了,说不定也能分到一杯羹。

即便没有吧,在婆婆刘氏心里也能落着一个好,总之不管怎么样对她都是有好处的,于是她挺身而出,帮着刘氏说话来了。

景秀看了一眼款款走进来的汪氏,嘴角露出一丝邪笑,双眼莫测的看着她,直看的汪氏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不过想到刘氏在这里,她顿时有一点有恃无恐了,挺了挺胸,走到刘氏身边道:“如意啊,娘这可都是为了你好,你就不要再推辞了。”

汪氏的话,往刘氏脸上重新有了笑容:“你大嫂都知道的道理,难道为娘的还会坑了你不成,你这死丫头!”

景秀看看刘氏,再看看汪氏,看着她们两个人一唱一和的样子,把厚颜无耻演的那叫一个淋漓尽致,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景秀心里很清楚,此刻她心里很烦躁,自己要是随便开口的话,说不定就和苗家人吵起来了。

这绝对是她不想要的结果,要是和苗家人吵起来了,刘氏不答应她和萧非乐婚事的话,那她这一次就算是白跑了,以后也无法摆脱苗家了。

此刻在景秀的心里,只有嫁人了,才能永远的摆脱苗家。

所以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不管怎么样先把婚事办下来,到时候嫁给萧非乐,有的是她海阔天空的新生活!

如今景秀心里想的很是美好,可惜她还是低估了老苗家一家人的无耻程度,在她以后嫁人的日子里,他们还是会三不五时的过来打秋风,把无耻的行径落实在她的新家里,简直就是如入无人之境!

当时就有很长一段时间,景秀家就一直秉持着防狼防贼防苗家人,足以看出苗家人在景秀的心目中,是多么厌恶的存在。

《锦绣农女:猎户相公来种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