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玄界登仙录》玄界之门笔趣阁 耽美狼 玄界登仙录419文

玄界登仙录

仙侠连载中

主角叫苏源,程楚的小说是《玄界登仙录》,它的作者是入梦自知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那老者见苏源似要动手,阴鸷一笑,手上捏了一个法决,忽的法阵血光越加浓厚,将其中白色的云雾亦渲染成了血色,苏源顿觉周围的空气开始阴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06 12:27:0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苏源,程楚的小说是《玄界登仙录》,它的作者是入梦自知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那老者见苏源似要动手,阴鸷一笑,手上捏了一个法决,忽的法阵血光越加浓厚,将其中白色的云雾亦渲染成了血色,苏源顿觉周围的空气开始阴

《玄界登仙录》免费试读

那老者见苏源似要动手,阴鸷一笑,手上捏了一个法决,忽的法阵血光越加浓厚,将其中白色的云雾亦渲染成了血色,苏源顿觉周围的空气开始阴寒起来,并且隐隐有一股吸吮之力,而吸吮的对象,正是自己体内的体力与灵力!

苏源见此有些惊慌,忽的想起之前看到的典籍中的记载,料想这多半是血道修炼者,这一道的修炼方法模仿自以血为生的狐蝠妖兽,以血液作为力量之源。每一次施法消耗的尽是自身气血,相应的,生灵血液尽可用于增进修为,其御使的血灵之力阴寒刺骨并且有吞噬转化他人血肉灵力之效,端的妖邪无比。

不过忽的想起,虽然血灵之力隐隐克制大部分属性,却被那至阳至刚的真火之力与自带辟邪的雷之力克制,忽的释然,有些嘲讽的眼神看向鸠面老者,忽的身上窜出大股火焰,流转变幻,竟凝结出一套火焰铠甲来!这铠甲有些粗糙,有些细微处还不时有火焰冒出,但饶是如此,已是足够将苏源与血色雾气隔绝开来。

老者脸色大变,忽的转头向程楚怒道:“怎么回事!你不是说此人身法快捷如风,多半是专修风系法术的吗?”那程楚亦是愕然,声音也小了下来:“我昨日也只是推测……哪知这般巧合……”语罢不敢直视老者杀人般的目光,猛地一咬牙,将双手插进光幕,光幕中的血光愈加浓郁,此时看向老者,瓮声瓮气地说:“现在也没什么办法了,此人凝出如此之多的真火,必不能维持太久,你我二人合力,定能将此人炼死!”老者嘴角抽搐,无奈地点了点头,也凝神注入血灵力起来。

且不说阵外二人,苏源心里也是有些叫苦,这火焰铠甲他也是方才突发奇想,但是消耗甚巨,他估摸着也就能支撑一刻钟罢了,此刻连连驱动剑胚,但即便此刻使出剑气合一,不仅在碰触到法阵的路上便被血色雾气将威能吸收大半,那二人却也能调集法阵之力涌向自己所斩的地方防御,一试便知无法劈开。虽说看那二人满头大汗面色苍白的样子,也知此二人也撑不了多久,但是心头还是忐忑至极,自忖了一下,无奈的吐一口气,双手垂下,隐在袖袍中的右手上的黑石戒忽的一闪,焚海印已握在苏源手上,想来以焚海印之巨力,定能硬生生轰开此阵,若是不成,那就靠灵石维持火焰铠甲,自己这么多灵石,总不至于拼消耗还拼不过。

此时阵外二人气喘吁吁地看着似乎毫无办法,已然听天由命的苏源,眼中喜色一闪而过,胜券在握地大笑起来。苏源看向那二人,心中有些好笑,面上却佯装出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惶惶开口:“二位道友神通广大,在下愿将此剑双手奉上,不知可否以此剑换在下一命?”

那老者还未说话,那程楚却嘲笑道:“臭小子你莫不是被关傻了?老子弄死你,你的所有身家都是老子的,我又为何要饶你一命?”语罢面上更是狞色一闪。

“一看你就是哪个小宗派第一次历练的弟子,老子就恨的就是你们这种又有资质,又命好的人!老子若是当年能被哪个宗派看上,又何至于成为散修,何至于修炼血道?”语气中大是嫉妒与怨毒。

苏源嘴角扯了扯,想不到这位还是个苦大仇深之辈,不过听到程楚怒目圆睁的样子,一计涌上心头,此刻自己灵力所剩无多,看此人情绪涌上,不妨先出言拖延些回复灵力的时间。

于是佯装诧异开口:“我说程道友,你没有被宗派收入门中成为散修,这一点我倒是明白,可你为何说何至于修炼血道,莫非你修炼不了其他的么?”此刻手中却悄然从戒中取出一块灵石,快速吸收其中灵气起来。

程楚面上抽搐,闻言正要怒骂出口,那鸠面老者却有些复杂的喟叹一声,开口道:“这位道友,念你命不久长,老夫便为你解惑罢。”

苏源向老者遥遥一抱拳。

“这九州大陆,数千万人口,可对灵气有所感应的,只怕是万中无一。我二人若是所幸有此天赋,又何至于赌上性命修炼这炼血一道,一入此道,便再无回头之日。修习此道的确不需要天赋,可是却要定期饮服生灵血液,日日提防反噬。这便罢了,死后却再也无法进入轮回,永世不得超生!程道友所怨愤,便是出于此。”

永世不得超生!

苏源悚然而惊,忽的开口:“既然如此多的弊端,那道友又是何必强入修炼之途?”

老者苦涩一笑:“老夫原本也是这大晟国的一方官吏,高坐明堂。于公,我一生廉洁奉公,一心为民,与私,我亦有倾心伴侣,儿孙满堂。可时而长叹人生苦短,始终放不下生死执念,因此当老夫偶然发现世间当真有修炼之事时,何等的欣喜若狂,想必道友也能想到几分。但发觉自己并无资质,万念俱灰之时却偶然看到血道的记载,修习后虽日日痛楚难当,踏入化气境却可延寿百年。你说,老夫那时,保的住本心么?”

语罢伸手,苏源赫然看到老者已干缩的手上足有三寸的红色指甲,老者怆然而笑:“但当真踏上此路,却发现除了寿元,却还是失去了一切。如今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又哪有脸回头?唯有继续向血海前行,再不回头,只求多活几日,便算几日。”

苏源摇摇头,但忽的想起自己,不也是为了执念,方才选择离开现世,来到这异界苦修的么。想到此处,如鲠在喉,看着那面色有些悲戚的老者,不禁有些出神。

“我以后也会像他一样么?因为走得太远,而忘记了,自己究竟因为什么而出发?”

苏源猛地摇头,朗声说道:“这位道友,这舍弃自己而换取的人不人鬼不鬼的百年寿元,与你那问心无愧的一世清名相比又如何?你做出这般取舍,现下想起,当真值得么?”

老者脑中轰的一声,顿时语塞,无力地坐倒在地。此时苏源却不愿听他回答,向程楚咧嘴一笑,将手中的吸光灵气的灵石捏成粉末漫天撒出,挥手抛出焚海印,印上重明鸟眼神一动,印玺忽的涨大数倍,火焰熊熊,猛地向苏源前方光幕一往无前的撞去!

“砰!”

巨大的血色光罩巨幅震动了一下,忽然在外侧光幕上浮出三个头骨,猛然炸碎,阵法应声而破,老者从闻苏源之言的产生的迷惘中抬头,程楚大惊,眼见苏源摸出的这古怪印玺威势惊人,绝不可敌。忽的摸出一把灰色长剑,便欲飞走。苏源咧嘴一笑,忽的吐出一团真火,右手拂过,下一刻从火焰中凝结出点点尖刺,唰的一声便朝程楚激射过去!

程楚眼见躲闪不及,双手向前虚托,竟是自双手掌面凝出一片堪堪能挡住自己的血红光幕,只听火焰尖刺噗噗的撞在光幕上,一时竟不能破。程楚刚刚有些放下心来,只见苏源微微一笑,一挥手,尚未碰撞在光幕上,还在飞行途中的的尖刺前段忽的显现出螺旋状的箭头,旋转之下速度与破坏力何止增加一倍,这下光幕不过支撑了数秒便光芒急速黯淡下来,程楚正要自储物戒摸出其他灵器,忽的眼前一黑,就失去意识,化为一堆灰烬,唯独剩下他手上拿红色的储物戒无力地跌落下来。

此刻,苏源站在他五六十米外,轻轻喘息。朝灰烬的方向招招手,顿时一只一人大小的火凤自灰烬上空掠下,衔起那程楚的储物戒,向他飞来。将储物戒吐在他手心之后,便一个转身,飞至那跌坐地上的老者身侧,直直地盯着他。

苏源缓步向老者走去。方才那烈焰刺与火凤,正是烈阳焚中记载的控火之法。而他则是这些天参悟时灵机一动,尝试将尖刺凝聚成旋转状,此次果然一举建功。方才正是这大丛的螺旋尖刺不仅即将打破那血色光幕,并且巨大的笼罩范围也逼得程楚无法躲闪,只能在原地想法硬扛,从而给火凤提供了攻击余地。那凝聚出的火凤固然威力无俦,但消耗巨大并且由于苏源控火尚不纯熟,不仅动作笨重,也只有数击之力,因此亏得尖刺牵制成功,火凤方能一击即中,瞬间将程楚烧成飞灰。

此刻苏源站在老者面前,举起剑便欲刺下,忽又看到老者依然有些迷惘的眼神,剑尖一顿:“道友,你如今已是弥留之际,可曾……有些许后悔么?”

MySQL Query : SELECT n.`id`,n.`bookname` FROM `v9_booknews` AS d,`v9_book` AS n WHERE n.`bookname` = '玄界登仙录' LIMIT 1
MySQL Error : Table './ken/v9_booknews'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MySQL Errno : 145
Message : Table './ken/v9_booknews'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Need He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