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蛇蝎嫡女花》蛇蝎嫡女很腹黑 免费 忠犬攻 蛇蝎嫡女花罗御

蛇蝎嫡女花

玄幻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郎歌,广兰的小说《蛇蝎嫡女花》此文是楚式微原创的玄幻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时间如流水默然逝去,晚霞退却,夜幕已悄悄降临。 墙上高高镶嵌着的夜明珠散发着柔和的光芒,映在两人的身上,投向窗棂两道浓墨的影子。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02 00:16:5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郎歌,广兰的小说《蛇蝎嫡女花》此文是楚式微原创的玄幻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时间如流水默然逝去,晚霞退却,夜幕已悄悄降临。 墙上高高镶嵌着的夜明珠散发着柔和的光芒,映在两人的身上,投向窗棂两道浓墨的影子。

《蛇蝎嫡女花》免费试读

时间如流水默然逝去,晚霞退却,夜幕已悄悄降临。

墙上高高镶嵌着的夜明珠散发着柔和的光芒,映在两人的身上,投向窗棂两道浓墨的影子。

胡沫儿平静地为自己倒了杯茶,并为郎歌舒的杯子里加满茶水,清香的芝茶已经冷却,却是胡沫儿喝过最好喝的茶。

“……我为了甩掉那些人贩子,花光了他给我的所有钱,借布摊老板运货的马车混了进来。只怕我一走出瑰玉坊,就会被那些人贩子带走!”

“丫头,你怕吗?”他问。

“怕,怕死了!”她笑得特别漂亮,眉眼尽是笑意。从未有一个人问过她怕吗!即使郎歌舒以为她是那个广兰秀色,心里也是满满的感动。

广兰秀色真是一个幸运的人。

“你怎么会落到人贩子手中?你的暗云四雀呢?他们不是从来都寸步不离吗?”郎歌舒不敢想象,虽然那四个小子成天一副要死不活的鬼样子,但战力光纹在整个子息国都是能排上名字的,对广兰一族的忠心更是无人可比,可是他们却放任只空有一身惊世古医术却手无缚鸡之力的广兰嫡女流落民间。

暗云四雀?胡沫儿沉默地瞅着他。

“我忘了你没了记忆,好吧,我不问了!以后你要修习一些自保的武技,下次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就算四雀不在你的身边,懂吗?”

“你会帮我吗?”她问他。

“我——”郎歌舒很想说“会”,却被胡沫儿那双充满信任的眼睛看着,硬硬止住出口的话。

他别过眼去,不在意地说道:“我帮你只限于你回到广兰家前,最终你都要靠自己,这是四大家族之首嫡女的命运。”

他们都有各自的命运,即使是广兰秀色也不能有有菩萨心肠,只救有价值的人,就算有人死在面前,如对家族没有任何用处,也得袖手旁观。

胡沫儿笑了,不再说话。

郎歌舒很少见过广兰秀色亲自医人,都说只有子息最尊贵的人受伤濒死前才会召来广兰家主或者广兰嫡女相救。郎歌舒有时候会想,这样的广兰家族为什么会是四族之首,让一个手无缚鸡的女子当家,其他四族却无人反驳。

作为郎氏嫡子,在未接掌家族前,很多秘密他并不知道。

“这么说,你救了久承!我还以为他永远不会用到那枚残玉,想不到英雄无敌的姑白久承也有落难的一天,真是好笑!”

“姑白久承?他是姑白家族的人?”胡沫儿知道久承并不是那人的真名,却没想到那人只是藏了姓而已。

姑白氏,又一个显赫的姓氏。

郎歌舒眨了眨眼,眼光流转,瞥过窗子,透过那Ru白的窗纱,似乎就能看清无暇山顶的姑白城主府,轻摇纸扇,笑道:“还是嫡子!”

胡沫儿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天之间她遇到了子息的两大嫡子。

“他从未见过广兰秀色?”为什么就没像郎歌舒这么把她认成广兰秀色。

“你认为他见过的话,会认不出你拙劣的伪装?”他冷笑一声,挑眼望了一眼胡沫儿,“你以为把自己的脸弄得黑黑白白,就能瞒过那些人贩子?”

胡沫儿耸耸肩,这不是已经被认出来了么!

“我现在就去一趟年官废宅,你一个人在这里等我回来。”

“你就这样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

扣扣扣——

门被人在外面轻轻敲响,郎歌舒对着胡沫儿,手指在唇上拉上不存在的链子,努了努清洗室的门。

胡沫儿不再说话,会意地走进去,靠在门边的墙上,把门虚掩着,眼睛偷瞄着门外。

郎歌舒坐到软榻上,整理了自己衣衫。

“进来!”

小昊子恭敬地走进来,见着郎歌舒悠闲地捧着茶品尝着,“主家少主,姑白老城主派人送来帖子!”

“他还是知道了,久承还真是不让省心的货!”他接过帖子,打开来。

小昊子站在那里,眼角偷偷把后室的每个角落瞅了个遍,心里想着少主果然和那个黑斑姑娘有什么,居然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好几个时辰,连个侍候的人也没让进来。

少主的口味还真是重,几个时辰难道纯聊天么?

小昊子不禁香了下口水,不敢想下去。他们郎家最优秀的男儿,子息最美的公子,怎么就这样被一个丑陋粗鲁的无赖女子给糟蹋了,将来这传出去,郎氏还怎么立足于子息四大家族之列啊!

“你唧唧歪歪地说什么呢?”郎歌舒抬头盯着小昊子,将手上的帖放到一边,皱着眉打量了一下他。

“啊!”小昊子猛得抬起头,神情紧张,好像自己的所想都被郎歌舒知道了般。

他连忙摆手,“没没没,小昊子没有想少主和那黑斑姑娘的事。”

躲在清洗室的胡沫儿捂着嘴差点笑出声来,郎歌舒瞅了一眼清洗室里露出的一块衣角,衣袖的主人在里面干什么,他不用想也猜得到。

小昊子慌得连忙给郎歌舒连连鞠躬:“小昊子该死,绝对绝对没有那么想!”

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郎歌舒翻了白眼,将白纸扇敲向小昊子的头顶,故作高冷地说道:“还说你机灵,尽想些有的没的,去去去,给本少主准备一辆马车,半个时辰后我要去姑白城主府。”

“是是是!”小昊子摸着头,正想低着身子退出后室。

郎歌舒看向清洗室,对小昊子说道:“对了,你依黑斑姑娘的身形,马上给我准备一套绛紫色的广袖流纱裙,再把店里珍藏的那套‘晓月听风’拿进来。”

小昊子呆了,少主的意思是要将晓月听风给那个黑斑姑娘戴?这不是糟蹋美玉么?

那晓月听风可是用八千年的黄榴玉制作而成,黄榴玉生在大雪深山中,即使能找到,往往只有指甲大小,且玉质不纯,提练极其不易。不仅如此,上千年的黄榴玉可遇不可求,一旦面市便遭疯抢,是真正的有市无价的**。

而晓月听风是由一整块脸盘大的八千年黄榴玉切割制作,当年主家少主亲自去请了制玉宗师安德老人出山,花了三年的时间Cao刀设计制作,是瑰玉坊的镇店之宝,以往无论谁出多大的价钱,开出多么优厚的条件,少主也从未出手。

“主家少主,这晓月听风怎能如此轻率的拿出?”那可是珍宝啊!这句话小昊子不敢说。

“我瑰玉坊的东西我想什么时候拿出来就拿出来,你那么多废话干什么!快去!”郎歌舒不耐烦地吼道。

败家啊!小昊子摇头垂眉退了出去。

胡沫儿见状忍笑开门从清洗中出来,看郎歌舒那绷紧的脸,心里不知为什么,好像轻松了好多。

《蛇蝎嫡女花》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